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件精析
李某锋诈骗案
  发布时间:2021-11-25 14:18:51 打印 字号: | |


   【裁判摘要】

在拆迁过程中弄虚作假申请拆迁补偿的行为并非都按照犯罪进行处理,对于在自己宅基地上通过违建抢建等方式申请补偿的,一般不宜认定为诈骗罪;对于在他人土地上抢建并以他人名义申请补偿的,应当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以诈骗罪定罪处罚。诈骗数额的认定应考察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处分的财产范围以及被害人的实际损失等要素,对于国家本应给予补偿的部分,应从诈骗数额中扣除。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基本案情】

被告人李某锋,男,汉族,19661010日出生。2018524日被逮捕。

江苏省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某锋犯诈骗罪,向江苏省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人李某锋辩称:其没有骗取补偿款的故意,不构成诈骗罪;建造彩钢棚的成本应从犯罪数额中扣除。

江苏省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810月份左右,在京沪高铁项目建设期间,时任大湖村书记的被告人李某锋,在大庙街道办事处陇海水泥厂内,冒用水泥厂承包人盛继平(另案处理)的名义,违规建造2160平方米的彩钢棚,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663120元。

江苏省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李某锋为套取国家征迁补偿款,冒用他人名义、违建彩钢棚,通过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征迁补偿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李某锋骗取到国家补偿款663120元,该数额是其使用诈骗手段实际骗取到的数额,李某锋为了实施诈骗所支付的成本,不应予以扣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某锋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二、涉案赃款人民币663120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李某锋提出上诉,除了辩称主观上没有骗取补偿款的故意、不构成诈骗罪外,还提出:其建造的彩钢棚系依附于水泥厂原有的地坪及围墙所建,原判决认定的诈骗数额663120元中包括彩钢棚依附的地坪和围墙的补偿款,该部分属于国家原本应当补偿给水泥厂的范围,相应数额应予扣除。

江苏省徐州市人民检察院的意见是: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建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开庭审理查明:200810月份左右,在京沪高铁项目建设期间,时任大湖村书记的李某锋,在获悉相关拆迁政策和拆迁范围的情况下,经大庙街道办事处陇海水泥厂承包人盛继平同意,在该厂内依附原有地坪及围墙违规建造彩钢棚2160㎡,后又以盛继平名义获得拆迁补偿款663120元,扣除彩钢棚所依附的地坪和围墙价值外,非法骗取国家补偿款共计496800元。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诉人李某锋为套取征迁补偿款,在他人水泥厂内,冒用他人名义违规建造彩钢棚,在明知所建彩钢棚不符合征迁补偿条件的情况下,仍安排他人领取补偿款,骗取国家补偿,具有明显的非法占有故意,依法应当构成诈骗罪。在案证据证实涉案彩钢棚在征迁时系整体补偿,即包括彩钢棚和所依附的地坪、围墙。对于地坪和围墙,在拆迁公告发布之前就已经存在,是国家应当给予补偿的部分,不应认定为李某锋的犯罪数额。根据同时期其他项目彩钢棚的补偿标准230/㎡,能够认定李某锋违规建造彩钢棚2160㎡,共计骗取国家补偿款496800元。

综上,上诉人李某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手段骗取公私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应当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原判决定罪准确,但事实认定错误,本院根据新的证据,查明新的事实,依法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江苏省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一审刑事判决;

二、上诉人李某锋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三、涉案赃款人民币496800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案例注解】

(一)在他人使用的土地上抢建、抢种,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国家拆迁补偿的行为,构成诈骗罪。

有观点认为,本案中李某锋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正如李某锋所辩解的,在京沪高铁征迁项目中有很多村民都在抢建,李某锋也是看别人都在抢建也参与抢建,该种行为的普遍性较大,主观恶性较小,不宜按照犯罪处理。

另有观点认为,不同于其他人在自己家里违建的情形,李某锋系在他人的水泥厂内,冒用他人名义违规建造彩钢棚,在明知所建彩钢棚不符合征迁补偿条件的情况下,仍安排他人领取补偿款,骗取国家补偿,具有明显的非法占有故意,依法应当构成诈骗罪。

本案同意第二种观点,主要理由如下:

1.拆迁过程中在自己宅基地通过违建、抢建等方式获取拆迁补偿利益的,一般不宜按诈骗罪定罪处罚。

首先,这种行为多是普通民众在特定情境之下诱发而为之,与常见的街头诈骗、网络诈骗等以及诈骗财物后逃匿、挥霍赃款等行为在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等方面有较大区别。其次,这种行为在拆迁过程中较为普遍,有时相关工作人员对其中的虚假行为并非完全不明知,难以认定为被骗。再次,因各地拆迁政策的不同,对其中的违建等情形并非一律不赔;发现征迁对象有欺骗行为后,征迁方也不是必然的收回不法利益;若要收回,也可以通过民事或行政手段处理,也没有必要通过诈骗罪等刑事手段去解决。最后,如果将此类行为作为诈骗犯罪打击,存在打击面过大的问题,全部打击不现实,打击部分存在选择性执法问题,后续的刑罚执行也会给众多家庭带来重大影响。因此,上述情形不宜按诈骗罪定罪处罚。

2.本案中,李某锋的行为构成诈骗罪。

首先,李某锋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李某锋与陇海水泥厂没有任何权利义务上的关系,其既不是所有人也不是使用人,没有权利就水泥厂内的有关附着物获得拆迁补偿。其在获悉相关拆迁政策和拆迁范围后,在常全建所有、盛继平承租的水泥厂内抢建彩钢棚,意图非法获得拆迁补偿利益。其次,李某锋客观上实施了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李某锋既明知其不具有获得补偿的合法身份,也明知拆迁公告后抢建抢种不予补偿的拆迁政策,于是经水泥厂承包人盛继平同意后,安排盛继平以盛继平名义去申请拆迁补偿。最后,李某锋的行为使得拆迁工作人员陷入错误认识,误以为彩钢棚为盛继平所有并予以补偿,造成了国家财产的损失。因此,李某锋的行为不同于在自己家中或土地上违建的一般情形,而是在他人水泥厂内冒充他人名义违建并骗取拆迁补偿,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明显,具有刑罚惩罚的必要性,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二)诈骗数额的认定应考察被害人基于错误认识处分的财产范围以及被害人的实际损失等要素

有观点认为,彩钢棚依附的地坪及围墙的价值应当计入诈骗数额。理由是:涉案拆迁补偿款66万余元均不应补偿给李某锋,地坪及围墙部分无论应补偿给谁,均与李某锋无关,但李某锋通过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使得国家将本应补偿给他人的部分错误地给付给李某锋,李某锋实际获得了非法利益,故不应从犯罪数额中扣除。

另有观点认为,地坪及围墙的价值应当从犯罪数额中扣除。理由是:涉案彩钢棚在征迁时系整体补偿,即包括彩钢棚和所依附的地坪、围墙的价值,该地坪和围墙在拆迁公告发布之前就已经存在,属于国家本就应当补偿的部分,国家对该部分没有受到损失,故不应认定为李某锋的犯罪数额。

本案采纳第二种观点,主要理由如下:

诈骗罪属于取得型的财产犯罪,是基于被害人错误意识处分财产而获得他人财物的犯罪。因此,诈骗数额的认定既需要考量被害人的意识,也要考虑被害人的财产损失。拆迁工作过程中,工作人员需要确定相关附着物的权利人、是否属于补偿范围等,然后才计算价值、发放补偿。本案中,在案证据能够证明,拆迁工作人员对于地坪和围墙的权利归属问题是明知的,如水泥厂所有人常全建证言证实,拆迁工作人员来丈量时,其告诉工作人员彩钢棚下面的地坪和围墙是其的,应该补偿给其,拆迁工作人员答复只能一并丈量,等整体补偿后再自行分账。对于彩钢棚,拆迁工作人员因李某锋的欺骗行为误认为是水泥厂承租人盛继平所有而给予补偿,但对于地坪和围墙,拆迁工作人员并未陷入错误认识而错误补偿,该部分属于应当补偿的范围,国家没有受到损失。因此该部分不应计入诈骗数额。综上,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李某锋的诈骗数额应仅为彩钢棚的价值即496800元,并依据其犯罪的事实、情节等,依法对其定罪量刑。

 

案例报送单位: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审法院独任法官:刘莉平

二审法院合议庭成员:周东海、杜演文、赵东平

报送人:杨梅花、周东海

 


 
来源:《徐州审判》2021年第03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