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司法探讨
诚信原则视阈下我国公民个人破产欺诈的风险预防
作者:顾乐永  发布时间:2020-12-31 10:16:20 打印 字号: | |

   2019年7月16日国家发改委等十三个部门联合印发《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提出,研究建立个人破产制度,逐步推进建立自然人符合条件的消费负债可依法合理免责,最终建立全面的个人破产制度。同年10月29日温州中院联合平阳法院通报了全国首例具备个人破产实质功能和相当程序个人债务清理案件情况。同年11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苏州市吴江法院及徐州市新沂法院等基层法院为个人破产制度试点法院。不可否认,个人破产制度已经在全国各地紧锣密鼓地试点运行,个人破产法制度的推行对于推动我国全面依法治理、对于诚实而不幸的公民个人的摆脱债务危机提供机会、为解决参与分配制度的局限性以及为化解目前大量执行不能案件而畅通退出路径均具有重大现实意义。但是,任何一项制度如果设计不周,就会留下程序漏洞,在我国社会诚信体系尚未完全建立、社会公众的诚信价值观相对缺失和现行司法实践中还充斥诸多虚假诉讼及规避执行现象的背景下,如何运用诚信原则充分防范个人破产欺诈的风险,成为目前需要解决的重大课题。

一、公民个人破产欺诈风险

  诚信是衡量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尺,也是反映一个国家精神面貌的显著标志。          “在大数据时代,社会信用的发生和维系机制呈现出系统性特点,单个人的失信行为有可能引发系统性的信用风险”。[1]长期以来,党和国家始终重视诚信建设,明确把诚信作为社会主义价值观的重要内容,积极推动诚信成为全社会所共同遵守的价值准则。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诚信建设摆在重要位置,作出一系列的部署,作出一系列决策,采取一系列重大举措,着力解决诚信方面的突出问题,推动诚信建设取得明显进展和成效,讲诚信、重诚信、守社会氛围日益浓厚。但是,也要看到,目前总体上社会诚信意识和信用水平有待提高,与人民群众的对美好生活期待还不相符合,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需要还不相适应,特别是在商业活动中见利忘义、商业欺诈制假售假等败德违法行为时有发生,在诉讼和执行中的虚假诉讼、虚假陈述、转移财产规避执行现象突出,诚信缺失仍然是社会普遍关注的一个突出问题。[2]目前我国引入个人破产制度对于充分体现规范社会资源财富重新配置的有序化和公平化,以及为陷入经济危机的经济个体再生的人性化等方面将发挥着重要功能。但是,由于我国尚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经济体制改革中没有足够经验可循,很多问题还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对于自然人破产制度的立法技术的完善不可能一步到位,对于一些自然人在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过程中采取脱壳经营、借名消费、转移财产等多种形式规避法律、规避执行的行为的防范措施的落实上不可能百密无一疏,从而可能给一些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进行隐性地破产欺诈,严重地损害司法公信、损害了广大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破产欺诈这颗毒瘤,也时常根植在企业破产程序中,主要表现企业的法人代表或直接责任人在破产受理前6个月至破产宣告之日的期间内的下列行为:隐匿、私分或无偿转让财产,有意使企业资产流失,人为造成无偿债能力,以达到破产条件,促使其破产;以明显低于财产的可售价值出售财产,引起企业资产流失,造成无偿债能力的假象,或以构成非正常价格出售财产从而促使企业破产。对原来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对未到期债务提前清偿,剥夺其他债权人应得的利益或采取贿赂其主管部门和相关职能部门等非法手段,毁弃、涂改账簿和做虚假财务报表,故意造成履债不能的表象,以达到破产之目的等。这些现象,至今在企业破产实践中尚未得到有效地根除,而且逐步为社会公众所垢病。故而在个人破产制度的设计时应当充分吸收企业破产制度实施中的经验教训,有效堵住程序设计的漏洞。根据企业破产中的“破产欺诈”常见现象,结合执行实践中一些公民个人违法规避执行种种行为分析,在今后的公民个人破产程序,可能会出现呈现以下几种显形或隐形的破产欺诈行为:1、个人破产债务人在个人重大债务被起诉前后,与亲友合谋成立虚假债务关系,指使这些亲友对其起诉并申请参与执行分配或申请对该债务人启动个人破产程序,以“稀释”真正债权人的债务;2、个人破产债务人在申请个人破产程序启动前,以虚假商业交易、偿还虚假债务等方式转移个人财产,人为造成无偿债能力,以达到破产条件;3、个人破产债务人长期以借名购置财产、个人借名存款、借名经营企业、借名个人生活消费的方式隐藏个人财产,以造成个人财产不足以偿还债务的假象;4、个人破产债务人在个人破产启动前以倒签日期的方法,突击合法处分自己的个人财产或设置财产上的权利负担,以达到个人财产减少的假象等。破产欺诈破坏了债权债务关系,违背了个人破产制度的设置初衷,人为造成债权人利益虚置,影响债权人的正常经营,严重的还会置债权人于死地,从而严重破坏了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和社会稳定。所以,无论是个人破产制度试点运行,还是立法机关制度设计均应当未雨绸缪,对这些规避法律的行为提前作好应对预案,加强相关规制措施,加大对破产欺诈人各项责任的追究力度,并对破产欺诈责任人处以经济重罚,使之无经济利益可图,才能使个人破产制度在法治的轨道上运行,从根本上预防个人破产欺诈行为。

二、个人破产欺诈预防的比较法上的借鉴

       在个人破产准入申请的设置上,为防范个人破产欺诈,一些西方法治先进国家对该制度准入作出了诸多限制:要求债务人在进入破产申请前有数年的良好行为期,如《英国破产法》规定,在破产申请前或破产程序中、不披露信息、隐匿财产、隐藏或伪造账簿和文件、虚假陈述和对财产欺诈性处置或破产潜逃或欺诈性赊购财产、超过一定限额获取信用或商业运营等均构成违法或犯罪行为。[3]在我国诚信体系尚未建立、规避法律逃避债务的防范机制尚未完全建立的情形下,更应当设置较高门槛,以防范不诚信的债务人进入该程序,以达到逃避债务的目的。

      在自由财产的确定上,西方法治先进国家如美国作出较为严格的诚信规定。所谓自由财产是指在个人破产制度下,由法律规定或由法院酌情决定的,可由破产人自由管理、使用或处分的,不得查封用于分配清偿的财产。自由财产制度的设立主要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为破产人保留一定限度的维持其本人及家庭被抚养人基本生存或发展所必需的财产。《美国破产法》规定,如债务人明知在自己破产不可避免的情况下故意以可能被认定为自由财产作担保,这种担保是无效的,但是法院仍要对债权人进行救济和对债务人进行制裁。如果在破产后破产个人以自由财产设定担保负债则视为放弃该项自由财产,以后不得在担保权人主张优先受偿请求时,该破产个人不得再行以该项财产系自由财产主张豁免。

      在债务人免责事由的确定上,美国学者哈默先生认为,对自然人债务免责,应当符合两个条件:一是经过一定的时间;二是债务人诚实、善意,积极与管理人合作配合。[4]英国裁判规则和德国破产法第290条、法国破产法第523条均类似规定,因欺诈、侵占或过度投机、过度高消费所造成的债务以及债务人曾犯有欺诈罪等,不得免责。台湾地区《消费者债务清理条例》第134条也明确规定:“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者,法院应当为不免责之裁定。但债务人证明经普通债权人全体同意的除外。……2、隐匿、毁损清算财产或者不利于债权人行为;3、捏造债务或承认不真实之债务。……”此外,根据一些国外先进立法例,将破产申请前一定时间或破产申请递交后一定期限内高额消费而负债不属于债务豁免的范围。如美国在破产法规定在破产申请递交后的70天内、提取750美元现金债务及90天内超过500美元的个人消费债务不得豁免。在对个人宣告破产后的行为限制上,美国主要是个人信用的限制,在个人清算破产后,虽然债务豁免,但是个人信用局马上有记录,各大信用评分公司根据信用局破产法的备案给出个人信用报告,这种备案10年才能取消,在背负个人信用期间,破产清算个人无法使用信用卡、无法获得贷款、无法高消费等。[5]

      以上是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对于破产债务人在破产程序各个环节的诚信要求,至于如何防范破产救济制度被欺诈债务人滥用的问题,《世界银行自然人破产问题处理报告》提出:“管理人和债权人的审慎监管是减少债务人欺诈的唯一有效方法。”[6]在制度的设计时可以而且应当纳入适当的保障措施,如债权人有效参与措施,管理人忠实监管措施,以阻止债务人和其他人的欺诈行为,以鼓励那些诚实但不幸的债务人有效地利用破产制度。

三、公民个人破产欺诈的预防对策

     (一)个人适用目标正当化。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周强2018年10月24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上进行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的工作情况汇报时建议,推动个人破产制度,完善现行破产法,畅通解决执行难案件,但是,人民法院在试行这项制度还不能仅仅着眼于消解执行难这一功能,必须具有更高的目标点位,从维护社会和制度关怀的政治高度确保那些诚实不幸的自然债务人摆脱债务危机获得重生机会,以体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体现人文关怀。近年来,新沂市法院涉民营企业及其法定代表人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近200件,不少民营企业可以通过破产程序或执转破程序申请破产,但是为该企业经营而负债的法定代表人或者股东却仍然承担无限偿还责任,这为企业家的生存、发展套上沉重“枷锁”。为鼓励企业家创新和发展,给他们创造东山再起的机会,为社会创造更多财富,此次试点要积极回应社会经济发展的新期待、新要求,回应民营企业家的呼声和要求,消解民营企业债务不断累积形成的深层次社会矛盾,自觉维护民营企业及民营企业家的利益。我们法院作为该项制度的试点单位,应当强化政治意识、责任意识、担当意识、保护担当,依法开展试点工作,科学、审慎地谋划试点路径,确保试点案件办理的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力争为个人破产制定出台提供更多实践经验。

     (二)适用主体范围限制化。目前温州市中级法院试点意见未对此设置门槛,该中院出台《关于个人债务清理的实施方案》,将其范围进下一步限制缩小在不能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为被执行人的相关自然人。实际上已经将主体进一步扩充到商自然人以外的自然人。而该院将“因公司法人人格被否认而承担清偿责任的自然人”作为个人破产的适用范围则值得商榷,因为因公司人格被否认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自然人多数因违背了公司法的有关规定,滥用公司的独立人格而损害债权利益的行为,其或出资不足、不实或滥用对公司的控制权损害债权人利益或社会公共利益,明显违背了权利不得滥用的原则,将其纳入个人破产的适用范围明显与个人破产制度的目的相违背。笔者认为,在目前我国诚信体系及制度尚未完善的背景下对于破产案件的适用范围,必须有严格限制,对于债务人近三年存在下列行为之一的,不得申请个人破产:以虚假诉讼、虚假仲裁或者以隐匿、转移财产、放弃债权、虚构债务等方法规避债务的;在执行程序中违反财产报告制度的;违反限制高消费令的;以伪造证据、暴力威胁等方法妨碍、抗拒执行的;因赌博、挥霍消费等不良行为导致不能清偿债务的;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的;对于企业法人实际已经变更注册资金、变更法定代表或股东、变更住所地等事项而未向市场监督管理局予以办理变更登记的,以及长期非法从事职业放贷的,则应当坚决排除在个人破产适用主体范围之外。

     (三)权利限制的灵活性。权利限制措施灵活多样,而非僵化单一的限制措施。不少试点法院出台的试点方案,对宣告破产的债务人作出权利限制,例如禁止的高消费及非生活或者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禁止乘坐高铁、飞机;不得担任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股东等。但是,有些规定过于机械,不能区别对待。因为,该项限制措施,对于一些公司老板、业务主管等主体,也许具有一定效果,但是,对于一些普通农民没有多少效果,有些农民因为经济条件限制或出于简朴生活习惯只愿意乘坐普通火车。所以,这些限制措施,对他们来说可能起不到任何作用。笔者认为,对于权利限制主要限制措施应当放在个人信用的限制上,而其他辅助的限制措施则应当针对公民个人特殊情况,因案而异而作出灵活的限制措施。针对我国国情及目前强制执行实践经验,还应当增设限制破产个人高额负债经营等措施,以防对其他经济主体造成债权难以追偿的风险。

     (四)破产管理人指定程序的透明化。破产管理人的选定对进入破产程序的个人破产案件的正确公正审理和裁判及公平保护破产人和债权人的利益关系重大,所以人民法院对于重大个人破产案件审理需指定破产管理人时,应当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指定管理人的规定》,从管理人名册所列名单采取轮候、抽签、摇号等随机方式公开指定管理人时,还要对其再进一步再进行诚信审查和公示。依据该《指定规定》第九条规定,因执业、经营中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行为,受到行政机关、监管机构或者行业自律组织行政处罚或者纪律处分之日起未逾三年;因涉嫌违法行为正被相关部门调查等不得让其担任管理人。在进入指定管理人程序后,社会中介机构或者个人发现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应主动申请回避并向人民法院书面说明情况。人民法院认为社会中介机构或者个人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不应指定该社会中介机构或者个人为本案管理人。如果发现所指定的管理人在破产程序中作出相关违背诚信、损害债权人利益行为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债权人会议的申请或者依职权迳行决定更换管理人。人民法院应当在个人破产程序中坚持严格监督的原则,监督管理人接收、管理和确定个人破产财产、拟订破产财产的变价方案以及分配破产财产,以保证其勤勉尽责、忠实履行职务的义务,最大限度地保护各债权人的利益及破产人的合法权益。对于管理人未依法勤勉尽责,忠实执行职务的,依法处以罚款;给债权人、债务人或者第三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移送其他司法机关追究有关人员追究刑事责任。

     (五)法律责任追究的严格化。我国《企业破产法》对债务人及其有关人员的配合协助义务作了规定。如果债务人及其有关人员违反本法规定,拒不向人民法院提交有关文件和资料等,或者提交不真实的材料,或者拒不向管理人移交财产和有关文件和资料等,甚至伪造、销毁有关财产证据材料,妨害司法破产程序或者破产清算程序,人民法院可以对直接责任人员依法处以罚款。如果债务人及其有关人员违反法律规定,拒不履行法律义务,妨害破产清算,严重损害债权人或者其他人利益,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以妨害清算罪追究有关人员的刑事责任。至于妨害清算罪的追诉标准,2001年4月18日,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规定,造成债权人或者其他人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应当追诉。再如,刑法第162之二规定:“公司、企业通过隐匿财产、承担虚构的债务或者以其他方法转移、处分财产,实施虚假破产,严重损害债权人或者其他人利益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2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金。”此为刑法对破产欺诈罪的规定。因此,如果债务人隐匿财产、转移财产,或者承担虚构的债务,或者违法处分财产,意图造成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或者资不抵债的假象,实施虚假破产,借破产达到逃避债务的目的,严重损害债权人或者其他人利益的,涉嫌构成妨碍清算或破产欺诈犯罪,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总之,诚信原则为个人破产制度的基石,个人破产制度设计的每一个环节都应当全面贯彻该项原则,努力实现准入债务人审查严格化、清理程序的透明化、剩余财产分配方案的公平化、重整程序的实质化、债务免责程序的人性化。“破产法律制度应当为诚信建设插上翅膀。”[7]真正让诚信的债务人免受巨额债务的困扰、得到重新振兴,绝不能使这项制度成为恶意逃避债务者的“天堂”。同时也必须看到,由于我国多数民众的还普遍存在“人死账不烂”、“父债子还,”、“摔锅卖铁也要还债”的观念,缺乏对诚信经营的自然人宽容失败的制度环境。对于个人破产制度必然产生抵触情绪,在制度推行过程中必然会引发相关债权人或社会公众的误解和抱怨,这就要求在该项制度设计和执行中应当更加坚守诚信原则,以充分取信于民。

      *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法院审判管理办公室干部



[1] 王利明:《迈向法治》,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367页。

[2]王晓晖:《坚持以核心价值观引领文化建设制度》,载《人民日报》,2019年12月6日第9版。

[3]汤维建、刘静:《英国公司和个人破产法》北京大学出版社,第236页至238页。

[4] 刘静:《个人破产制度研究》,中国检察出版社,2010年版,第229页。

[5] 李曜:《从破产溢出效应看美国破产法》,载金融证券报,2019年4月24日。

 

[6] 自然人破产处理小组起草,殷慧芳、张达译:《世界银行自然人破产问题处理报告》,第53页。

[7]周东、孽智胜:《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视阈下的破产法律制度的完善》,载《法治参阅》,2019年第19期。

 


 
来源:《徐州审判》第05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