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件精析
被告人刘某某、周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
  发布时间:2020-12-31 09:46:19 打印 字号: | |

【裁判摘要】

公司职员履行职务过程中,经与业务公司相关人员共谋,将业务公司人员索贿要求向公司报告、取得公司行贿款并参与瓜分赃款的,其与业务公司人员成立共同犯罪,应当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论处。

 公诉机关江苏省睢宁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刘某某,男,住西安市宁德门小区。

被告人周某,女,住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

睢宁县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刘某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告人周某犯职务侵占罪,向睢宁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睢宁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0年9月至2011年5月间,被告人刘某某利用担任陕西宝姜石化有限责任公司法人的职务便利,在该公司与江苏国立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国立集团”)进行借贷款业务过程中,与被告人周某共谋,由周某向国立集团索要借款本金的0.5‰(以日计算)作为好处费,并约定所得赃款两人平分。被告人周某遂利用其国立集团业务员的身份,以被告人刘某某的名义向该公司索要好处费,后国立集团分三次向被告人刘某某支付好处费610余万元,被告人刘某某分给被告人周某305余万元。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刘某某利用公司工作人员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应当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周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巨大,应当以职务侵占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刘某某、周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均不持异议,未作辩解。

被告人刘某某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被告人刘某某有坦白情节、认罪认罚,建议对从轻处罚。

被告人周某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被告人周某有自首情节、积极退缴违法所得、认罪认罚,建议对其减轻处罚。

睢宁县人民法院一审查明:2010年9月至2011年5月,被告人刘某某担任陕西宝姜石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宝姜公司”)法人代表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以其能够保障江苏国立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立集团”)出借给宝姜公司借款的资金安全为由,与国立集团业务员被告人周某共谋,由被告人周某以被告人刘某某的名义向国立集团索要好处费,并约定所得赃款两人平分。后国立集团向被告人刘某某支付好处费610万余元,被告人刘某某分给被告人周某305万余元。

2019年3月8日,被告人周某因涉嫌诈骗被睢宁县公安局抓获,刑事拘留期间主动供述上述犯罪事实;2019年5月7日,被告人刘某某被西安铁路公安处民警抓获,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行为。被告人周某到案后主动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310万元。

2019年10月14日,被告人刘某某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2019年10月17日,被告人周某签署了认罪认罚具结书。二被告人均承认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认可公诉机关提出的量刑建议,自愿接受处罚。

睢宁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某某利用其是陕西宝姜石化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的职务便利,索取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其行为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告人周某与被告人刘某某构成共同犯罪,应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定罪处罚,并对共同犯罪结果承担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周某犯职务侵占罪的罪名不当,依法予以纠正。

被告人周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刘某某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系坦白,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周某在因涉嫌其他犯罪被刑事拘留期间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本案罪行,系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刘某某、周某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依法可以从宽处罚。被告人周某主动退缴违法所得,酌情予以从轻处罚。综合考虑被告人周某的犯罪情节及悔罪表现,对被告人周某予以减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二款、三款、第六十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之规定,判决:1.被告人刘某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二十万元。2.被告人周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3.对被告人周某退缴的违法所得人民币三百一十万元予以没收(暂存于睢宁县人民检察院),上缴国库;对被告人刘某某、周某的其余违法所得人民币三百万元继续追缴,上缴国库。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周某不服,在法定期限内上诉。

上诉人周某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主要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是:1.周某构成职务侵占罪。2.原判决量刑过重。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和原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原审庭审举证、质证,其证明效力,均予以确认。二审期间,上诉人周某及其辩护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审被告人刘某某利用其是陕西宝姜石化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的职务便利,索取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上诉人周某协助刘某某向他人索贿,数额巨大,其行为均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且二人系共同犯罪,应当对共同犯罪结果承担刑事责任。

关于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周某构成职务侵占罪”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从利用职务便利角度,涉案犯罪行为是刘某某利用其担任宝姜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职权便利,在保障国立集团出借资金安全方面为国立集团谋取利益。周某作为两公司之间的业务联络员,主要是协助刘某某将他提出索取好处费的要求传达给国立集团负责人,并非利用其经办业务之便侵占国立集团的财物。且周某作为业务员,对涉案财产并不具有主管、管理、经营或者经手的职权。从涉案财产的性质看,国立集团负责人是基于刘某某系宝姜公司法定代表人,承诺为其谋取利益而支付给刘某某的好处费,应认定为非国家工作人员的受贿款。周某分得的财产基于刘某某对受贿款的处分行为,其性质仍为受贿款,而不是周某单位财产。综上,上诉人周某的犯罪行为不符合职务侵占罪,其行为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且与原审被告人刘某某构成共同犯罪,应当对其所参与的共同犯罪结果承担刑事责任。故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关于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原判决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依据相关法律及司法解释的规定,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数额达到100万元以上的,依法应当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上诉人周某与刘某某系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共同犯罪,犯罪数额为610万余元,原判决对其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已充分考虑其系从犯,具有自首、认罪认罚、退缴违法所得等从轻、减轻情节,对其进行减轻处罚,量刑并无不当,故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综上,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及其辩护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基于上述评判理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案例报送单位:睢宁县人民法院             

一审合议庭成员:袁长伟、李海峰、周亚

        二审合议庭成员:张慧雅、邢德远、张杰

        报送人:朱梦云

 


 

 
来源:《徐州审判》第05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