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发布会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徐州市司法局涉诉行政争议化解工作新闻发布会
  发布时间:2020-12-01 16:17:39 打印 字号: | |

点击图片浏览

      12月1日上午,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与徐州市司法局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徐州中院党组成员、副院长蔡可勇向社会各界介绍徐州法院涉诉行政争议化解相关机制建立的情况、意义和成效。徐州市司法局三级调研员 张克义解读了与市中院联合制定的《徐州市涉诉行政争议协调化解办法(试行)》。市中院行政庭庭长李娟发布徐州法院行政争议实质化解典型案例并接受了与会记者的采访。发布会由市中院宣传处副处长褚红艳主持。  

首先,徐州中院蔡可勇副院长介绍了徐州法院建立涉诉行政争议化解相关机制相关情况。

一、徐州法院涉诉行政争议化解相关机制建立的情况。

行政审判关涉人民群众切身利益,也是促进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的重要司法制度,在有效回应群众实质需求、促进法治政府建设等方面有着重要意义。行政诉讼俗称“民告官”,只有做到行政争议的实质解决,才能实现行政机关与行政相对人的“官民”和谐。2015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新增了“解决行政争议”的立法目的,也明确了行政诉讼依法调解的相关规定。近年来,为实质化解行政争议,徐州两级法院积极进行探索,不断完善“专兼职调解员+政府+法院”的协同解纷模式,徐州铁路运输法院与徐州市各区县政府均建立了行政争议协同化解工作站。

2020年以来,徐州法院在行政审判工作中推行“三函告一建议”的工作模式,以诉前引导、诉中指导、诉后建议的方式,将行政争议协调化解工作贯穿诉前、诉中、诉后全程,取得良好成效,形成行政争议实质化解的“徐州模式”。所谓“三函告一建议”,就是在行政诉讼中,人民法院依法通过书面函告、建议的方式引导、促进行政争议化解,监督行政行为。在诉前,利用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协调化解,并向起诉人送达《行政争议诉前协调化解告知书》,起诉人同意协调的,则向涉诉行政机关发送《行政争议诉前协调化解移交函》;在诉讼过程中,对符合法定条件且原告有意愿协调的案件,向涉诉行政机关发送《协调化解行政争议建议函》,依法建议和督促协调化解行政争议;裁判作出以后,对在审理过程中发现行政行为违法或存有瑕疵的案件,及时向被诉行政机关发送《司法建议书》,提出改进执法行为的建议,对于在裁判后仍可通过依法补偿等方式继续化解行政争议的,建议行政机关继续协调化解。

2020年7月,徐州中院牵头会同市司法局联合制定的《徐州市涉诉行政争议协调化解办法(试行)》,对上述“三函告一建议”的工作模式予以制度化。7月30日,徐州市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下发通知,对上述《办法》予以印发,要求全市行政机关认真抓好贯彻落实,依法积极化解行政争议。

二、涉诉行政争议化解工作的意义。

行政争议协调化解工作好比是法院架起的当事人与行政机关的沟通桥梁,通过法院的引导、释明,让当事人明法理、晓是非,实质化解决行政争议。一是有助于切实维护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实质化解行政争议,就是要对原告方的合法权益给予及时、有效的救济,让原告更早、更快、更好的实现合法权利救济。如工伤认定申请人通过协调化解更及时的获得合法工伤救济,被征收人通过协调化解更快的获得合法补偿利益。二是有助于促进行政机关依法行政工作水平提升。人民法院在推进实质化解行政争议的过程中,既对被诉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进行审查,也对被诉行政行为的合理性进行更为全面的考量,对违法行政行为或不当行政行为会以司法建议的方式提出改进措施。行政争议实质化解的过程也有助于促进行政机关进一步思考行政管理中存在的问题,从而提升依法行政水平。三是有助于增强司法公信力。长期以来,行政审判领域一直存再“上诉率高、申诉率高、服判息诉率低”的现象,特别是有些实际问题并未获得真正解决。大力推进行政争议实质化解,不断增加人民群众在诉讼中的获得感,有助于增强裁判的可接受性,提高行政审判的司法公信力,进而提升行政机关的执法认可度。

三、徐州法院化解涉诉行政争议的成效。

行政争议协调化解工作必须兼顾合法利益保护和依法监督行政行为,才能取得理想成效。自2020年行政争议协调化解机制进一步完善以来,徐州地区行政争议实质化解工作成效明显。一是通过诉前化解有效减少涉诉案件数量。2020年1-11月,徐州两级法院共新收一审行政案件1548件,同比减少29.64%;二是通过诉中协调推动实质化解。2020年1-11月,行政一审案件经协调化解后以调解、撤诉方式结案527件,行政争议实质化解率达36.52%,同比上升8.77个百分点;三是通过诉后建议促进依法行政。2020年1-11月,为推动严格公正文明执法,促进行政争议实质化解,徐州中院已向行政机关发送司法建议13件。

2020年12月1日,也就是今天,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徐州市司法局、徐州市律师协会联合印发了《徐州市行政诉讼行政复议法律援助实施办法(试行)》,对于因经济困难或者实施诉讼、复议能力较差的公民,可以依照上述办法在行政案件中申请法律援助。下步工作中,我们也会将行政争议协调化解工作同行政诉讼法律援助工作相结合,拓宽行政争议化解的渠道,我们希望徐州的律师能够积极参与行政案件法律援助和行政争议多元化解工作。同时我们会进一步发挥行政审判职能作用,形成府院良性互动,构建更加完善的行政争议多元化解决体系,满足人民群众对行政审判更加多元的司法需求。

今年7月以来,徐州中院参加了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我们把队伍教育整顿工作作为行政审判提速增效的“发动机”和“加速器”,在各项审判质效指标大幅提升的基础上,又在推动行政争议实质化解决上“出实招”、“见实效”。下一步,徐州法院将不断健全完善涉诉行政争议化解长效工作机制,在切实维护行政相对人合法权益和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上再发力,在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上见实效。

 其次,徐州市司法局三级调研员 张克义解读了与市中院联合制定的《徐州市涉诉行政争议协调化解办法(试行)》。

为依法保障行政相对人合法权益,有效化解行政争议,完善多元化行政纠纷解决体系,2020年7月30日,徐州市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下发通知,对徐州中院和市司法局联合制定《徐州市涉诉行政争议协调化解办法(试行)》予以印发,在全市施行。该《办法》共十九条,明确了化解行政争议的意义、“谁行为谁化解”等原则、当事人的自愿选择权、化解程序、化解成果确认以及与诉讼制度的有效衔接等内容。我局主要负责涉及市政府的涉诉行政争议化解工作,并指导各县(市)区和市直机关开展相关工作。《办法》实施以来,行政争议化解工作取得了较大实效,化解涉诉行政争议467件。

一、政策出台的意义

在充分尊重当事人意愿,不损害国家、社会、公共利益的前提下,立足实质性化解行政争议这个着力点,加大整合调解资源力量,有效融合各方利益诉求,最终形成人民法院依法审判诉讼案件、行政机关规范行政执法行为、行政管理相对人实现合法利益诉求的多方满意局面,真正实现案结事了,为我市高质量发展创造良好的法治保障。

二、化解工作的具体要求

一是坚持法治原则。涉诉行政争议的化解不是无原则的满足无理诉求,而是在法治的前提和范围内,对各方当事人的合理请求和管理需要进行协调,引导当事人自觉认识法律保护合法权益和行政管理的目的,行政机关依法主动改进自己的行政行为,从而自愿撤回起诉或者达成调解协议。

二是坚持自愿原则。《办法》明确规定,对于当事人起诉的案件,在立案前、审理中,充分向当事人释明可以选择行政争议的化解途径解决问题。只有当事人自愿选择化解途径时,司法机关方可将案件资料、信息转交当地的化解机构,组织协调化解。

三是坚持高效原则。《办法》根据“谁行为谁负责”的原则,确定涉诉行政争议协调化解的责任主体,优化实质化解流程。同时明确了诉前调解的期限,避免行政机关以化解名义进行无期限拖延,从而影响当事人合法权益和司法审理期限。

四是坚持司法确认原则。对于通过行政争议化解程序解决的涉诉争议,对达成的和解协议一律由司法机关以行政调解、撤诉裁定等方式予以确认,实现案结事了,避免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三、多措并举,形成制度落实合力

《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为了将《办法》不折不扣地落到实处,全市司法行政机关重点采取了下列举措:

一是完善基层行政争议化解网络。目前,各县(市)区和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均建立了行政争议协同化解工作站;市县两级司法行政机关明确了专门联络人员,部分县区还专门抽调专业人员组成工作专班,形成了争议化解网络,做到需化解的行政争议有人问、有人管的大化解格局。

二是加强跟踪、调度和定期通报。司法行政机关对产生的涉诉行政争议的工作进度和化解情况进行跟踪、调度,对各地涉诉行政争议的受理、败诉、化解情况进行定期通报,促使涉诉单位紧绷涉诉行政争议化解的弦。另外,为确保《办法》落实,行政争议实质化解,我局组织专项工作组,赴各地对行政争议化解工作情况进行现场核查和指导。

三是加强府院良性互动。加强与审判机关的信息沟通交流,建立行政纠纷解决共同研讨机制,不定期召开府院联系会议,研究当前行政执法领域存在的主要问题症结,听取改进依法行政工作的建议。

下一步,我局将继续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三次全面依法治国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以及视察徐州时的重要指示精神为契机,加大工作力度,完善工作举措,配合审判机关依法、高效化解行政争议,努力为全市营商环境建设和各项经济社会事务发展创建良好的法治环境。

       

徐州法院行政争议实质化解典型案例


案例一 某公司诉贾汪区人社局、第三人吕某工伤认定案

【基本案情】

2018年7月,吕某在处理变压器进线桩头时,右手和腹部触电,从变压器上坠落,经诊断为重度烧伤、肢体部分残疾。后吕某以某公司为用人单位向贾汪区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贾汪区人社局认定为工伤。某公司不服,向徐州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该工伤认定决定。

因某公司未及时缴纳工伤保险,相应工伤保险待遇应由公司负担。但吕某伤情严重、医疗费用高昂,承担吕某的高额工伤保险费用会对企业的经营造成严重影响,某公司初始不愿意支付该笔费用,导致行政争议进入诉讼程序。诉讼期间,贾汪区人社局多次组织协调,通过释明工伤保险法规政策,积极促成某公司与吕某就工伤赔偿数额协商达成一致,最终化解重大行政争议,某公司撤回起诉。

【典型意义】

法治社会要求良法善治。《工伤保险条例》确立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伤害的劳动者救济与补偿优先的立法目的,但涉案争议也面临企业经营发展的问题。本案诉讼过程中,徐州铁路运输法院释法析理、积极引导,促进协调化解工作,贾汪人社局能够从保障职工利益与服务企业经营的双重角度出发,通过法律释明与沟通协调工作,积极促使企业主动依法赔偿,同时消减涉案职工的不合理赔偿预期,最终促成双方就赔偿问题达成一致,实质解决涉案行政争议,化解重大社会矛盾。本案人民法院能够兼顾支持合法权益和解决社会矛盾,行政机关能够“柔性”应诉,让人民群众在司法、执法活动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原告和第三人也能理性面对争议,最终化解矛盾,其做法值得提倡。同时,我们也提醒相关企业,一定要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给职工缴纳工伤保险,在面对职工工伤问题时,企业和职工都要依法、理性处理。

案例二 卓某诉新沂市某街道办土地征收补偿案

【基本案情】

原告卓某系新沂市某街道某村村民, 2018年7月,村里的部分集体土地被政府征收,卓某认为征收过程中没有对其地上附着物杨树、香椿树、花树等按照市政府相关文件的标准进行补偿,遂向徐州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土地征收补偿行为违法并赔偿。

徐州铁路运输法院在收到原告诉状后,在征求原告意见后,先行将涉案行政争议移交新沂市司法局进行诉前化解,经新沂市司法局组织协调,街道办与卓某就地上附着物补偿问题达成调解协议,后卓某撤回本案起诉。

【典型意义】

本案中,卓某作为被征地农民,在其对征地补偿标准不满向法院起诉后,属地政府在诉前调解程序中就与卓某就补偿问题协商一致,依法、公正、及时解决了维护农民合法权益问题。本案是《徐州市涉诉行政争议化解办法(试行)》出台后,通过诉前程序协调化解行政争议的典型案例,新沂市司法行政机关和属地政府在诉前接到人民法院函告后积极推进行政争议化解,既节约司法资源,又高效解决社会矛盾,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

案例三 单某诉沛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案

【基本案情】

2020年1月,沛县人民政府作出沛政房征字〔2020〕1号《房屋征收决定书》,决定对原告房屋在内的沛县郝寨地块旧城区改造项目范围内的房屋实施征收,原告对该征收决定不服,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该征收决定。原告起诉时,涉案征收项目仅存原告一户未签约。

本案原告已年逾80,征收中拒绝货币补偿,但涉案房屋仅11.9平方米,难以通过产权调换的方式予以安置。经开庭审理,徐州中院认为该案有协调化解的必要,向沛县人民政府发送了《协调化解行政争议建议函》,后沛县司法局协调沛县房屋征收办为原告找寻产权调换房屋一套,由原告方支付差价款。后原告主动向本院撤回起诉。

【典型意义】

房屋征收虽具有强制性,但实施过程中亦应体现人文关怀。既要规范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活动,也要依法保障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的合法权益。本案法律关系明确、事实清楚,为了解决民生问题,法院建议当事人进行协调,沛县政府为保障原告的居住权,积极为年逾80的原告全城找寻安置房屋,既加快了征收效率,推进项目建设,又实质化解行政争议,切实解决老百姓的困难,本案的处理也彰显了行政诉讼中人民法院司法为民的情怀,行政机关主动作为,也体现了执法为民的担当精神。

案例四 某公司诉徐州市政府复议决定案

【基本案情】

2018年8月10日,某区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决定对某地块棚户区改造项目范围的房屋实施征收。原告公司的厂房在征收范围内,由于未能达成补偿协议,其对上述征收决定不服,向徐州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徐州市政府经复议查明,涉案《房屋征收决定》的范围与以前的征收决定范围存有部分重叠,故存在违法情形,遂作出复议决定确认该《房屋征收决定》违法。某公司不服复议决定,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该《房屋征收决定》。

诉讼过程中,徐州市政府积极应诉,在所举证据能够证明复议决定合法的情况下,仍积极协调复议被申请人某区政府与被征收人之间就征收补偿问题进行协商,最终签订补偿协议。原告某公司当庭书面申请撤回起诉。

【典型意义】

行政复议制度作为当前社会一项重要的行政争议解决机制,在推动依法行政、解决行政争议、维护行政相对人合法权益等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本案中,徐州市政府作为复议机关,作出确认原行政行为违法的复议决定,发挥政府机关层级监督、内部纠错的职能作用。在诉讼过程中,涉诉争议仍未解决,其根本问题在于区政府和被征收人之间未能达成补偿协议,在人民法院的组织下,市政府作为复议机关继续积极推进行政争议协调化解,最终被征收人与征收机关达成协议,实质解决行政争议,既切实保障被征收人合法权益,也对征收机关在征收行为中的存在的问题依法进行监督和指导。

案例五 律某诉云龙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司登记并赔偿案

【基本案情】

2017年7月24日,云龙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经营者为律某的云龙区某酒店注销登记申请予以核准并登记。律某认为案外人冒用其身份证办理的注销登记,因云龙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未尽审查义务,起诉至法院要求确认该注销登记行为无效并赔偿。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查明案外人所提交的材料非律某本人签字,系冒名注销,故认为云龙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的注销登记行为主要证据不足,判决撤销涉案注销登记行为并驳回律某的赔偿请求。二审期间,律某表示愿意协调化解,徐州中院经审查后认为可以依法组织协调,向云龙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送《协调化解行政争议建议函》,经协商,云龙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主动纠正注销登记行为,并就赔偿问题引导律某通过民事途径解决。双方在二审期间达成一致协调化解意见,云龙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撤回二审上诉,律云平撤回一审起诉。

【典型意义】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于2019年6月公布的《关于撤销冒用他人身份信息取得公司登记的指导意见》中规定:对于被冒用身份信息取得公司登记的,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可以撤销。本案中,云龙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尊重法院查明的客观真实,在诉讼中通过自行撤销原注销登记行为而恢复了律某的公司登记,最终律某撤回一审起诉,在化解涉案行政争议的同时协调引导相对人依法解决赔偿等其它矛盾,既从实质上保障了公司的合法经营权,又减少了社会矛盾。

案例六 陈某诉徐州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徐州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大黄山街道办行政协议案

【基本案情】

陈某原系大黄山办事处某村村民,曾在该村拥有宅基地并建设房屋。1996年在办理宅基地登记时,宅基地使用权人登记为陈某的儿子姚某,姚某并对该处房屋进行翻建、扩建,居住至拆迁时。2010年前后陈某迁往外地居住。2018年4月,经开区管委会对该村房屋实施征收,征收过程中由姚某作为被征收人与开区征迁办、大黄山办事处签订征收补偿协议,获得产权调换安置房屋4套。陈某认为其应为被征收人,遂提起诉讼,要求撤销姚某签订的征收补偿协议并与其签订征收补偿协议。

本案实质系陈某及其他子女与姚某之间的补偿权益分配纠纷。经法院释明、引导,经开区管委会多次沟通、协调,最终姚某愿意将4套安置房中的一套交由其母亲陈某居住适用,后陈某撤回本案诉讼。

【典型意义】

农村宅基地的取得遵循“一户一宅”原则,征收主体在征收补偿过程中并不具备对被征收房屋的所有权直接进行产权界定的职能,其只能根据征收过程中获取的充分、有效的证据确定被征收人。本案征收过程中,征收部门根据宅基地登记表、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等证据与姚某签订补偿协议并无不当,已经履行了针对涉案房屋的补偿职责。原告陈某如对补偿协议中补偿权益的归属有异议,本可通过民事途径解决。徐州中院在审理中认为,为解决矛盾,本案可以进行协调化解,经开区管委会在诉讼过程中多次与陈某、姚某及代理人沟通协商,最终陈某、姚某就补偿权益分配问题协商一致,充分保障已至耄耋之年的陈某的居住权益,既解决了行政争议,又彻底化解矛盾,避免当事人再陷入新的矛盾和诉讼中。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