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以案释法
认罪认罚后反悔上诉
检察院依法抗诉,法院“从重”改判
——徐州中院办理首例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处理后反悔抗诉获“从重”改判案件
作者:徐报融媒记者 黄亚 通讯员 赵静  发布时间:2020-11-17 13:47:45 打印 字号: | |

     原审被告人李某某因犯诈骗罪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处理后又反悔上诉,同时检察院提出抗诉,上级检察院依法支持抗诉。11月13日,徐州中院采纳了市检察院支持抗诉的意见,依法对上诉人李某某犯诈骗罪一案进行了改判,加重刑罚1年3个月。该案是徐州中院办理的首例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处理后反悔抗诉获“从重”改判案件。

      以介绍工作为名骗取财物

      被告人李某某系一名中学老师,为了挣点“零花钱”,便与情人闫某商量以给他人介绍工作为名骗取财物,为了让别人相信其有安排工作的能力,李某某让闫某对外宣称自己是某单位处长。2017年3月,闫某跟凌某某的叔叔说可以委托李处长,帮凌某某找工作,并以此为由索要了10万元。

      在凌某某多次催问进程后,李某某还安排他人对凌某某进行安抚,在会面后有意让凌某某将其送至市行政中心,并告诉凌某某这就是其办公的地方,以此稳定凌某某。此后,又与闫某共谋,再次以疏通关系为由向凌某某索要了5万元。

      自愿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后反悔上诉

      该案移送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后,鉴于李某某认罪、悔罪,且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决定对其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并明确告知其权利义务,在律师见证下自愿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采纳了检察机关量刑建议,以诈骗罪判处李某某有期徒刑3年3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

      一审判决后,李某某在没有新的事实和证据的情况下,以事实不清、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提出李某某诈骗行为基准刑在4年3个月至5年3个月,鉴于李某某认罪认罚、坦白、退赃并取得谅解,适用认罪认罚程序对其从宽处理,对李某某提出判处有期徒刑3年至5年、并处罚金的量刑建议。李某某在认罪认罚得到从宽处理后,在没有新的事实和证据的情况下,以事实不清、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属于既不认罪也不认罚。故一审法院基于认罪认罚对李某某判处的刑罚失去法律依据,量刑明显不当。

      法院:支持检察院提出抗诉,“从重”改判

      徐州中院审理后认为,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一审法院适用认罪认罚程序对其从宽处理,量刑适当。但一审判决作出后,李某某否认其伙同闫某诈骗他人15万元的事实,以事实不清、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原判决基于认罪认罚对李某某判处的刑罚失去法律依据,原判决所处刑罚已属不当。

      当天,徐州中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一审法院对被告人李某某刑事判决的定罪部分,撤销量刑部分,被告人李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并处罚金2万元。

      ■法官说法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设置初衷在于保障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倡导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有利于提升诉讼质量和效率,化解社会矛盾,并据此对被告人从轻处罚。其适用的条件是真诚认罪悔过、自愿接受处罚,从而在量刑时予以考虑,依法从宽处理。

      本案被告人李某某认罪认罚后反悔上诉,对犯罪事实、量刑均提出异议,系不真诚的悔罪悔过表现,是对原认罪认罚具结书的撤销,从宽的基础不复存在,徐州中院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有助于增强接受教育矫治的自觉性,更好地回归社会,但对通过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得到了一审法院的轻判,宣判后又利用“上诉不加刑”原则提出上诉,心存侥幸,不承认犯罪事实,没有真心悔过的被告人,徐州中院将依法作出裁判,打击犯罪分子投机取巧的行为,维护法律的尊严,助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良性运行。

  


 
来源:都市晨报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