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以案释法
以案说法|继父母可以要求继子女履行赡养义务吗?
  发布时间:2020-10-26 09:36:55 打印 字号: | |

重阳节将近,为进一步弘扬中华民族敬老爱老的传统美德,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发布一起维护老年人权益案件,通过发挥司法裁判的示范引领功能,为老年人营造老有所养、老有所依的良好法治环境。 

随着离婚率的上升,重建家庭往往会面临继子女抚养、继父母赡养等问题。近日,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继母要求继子女支付赡养费的案件,认定继母与其中一位子女存在抚养教育关系,判令该子女按月向继母支付赡养费。

基 本 案 情

邹老太今年75岁了,与81岁的刘老汉租住在某小区。1987年,邹老太与刘老汉经他人介绍后共同生活在一起。1995年4月,两人在民政部门办理了结婚登记。刘老汉与前妻生了五个子女,邹老太与前夫生了三个子女。两人婚后无子女。

刘老汉每月有退休金3000元,邹老太没有收入。随着年龄增大,刘老汉、邹老太身体越来越差,患有多种疾病,两人每年都需要住院治疗。因生活困难,刘老汉、邹老太将刘老汉的五个子女诉至法院,要求其承担赡养义务。

法庭上,刘老汉五名子女均表示愿意赡养刘老汉,但是邹老太是他们的继母,与刘老汉再婚的时候子女均已成年,邹老太并未对他们尽到抚养教育义务,五名子女不愿意赡养邹老太,邹老太的赡养应当由其亲生子女赡养。

法院经审理查明,1987年,邹老太开始与刘老汉共同生活在一起。当时刘老汉的三个子女老大、老二、老三已经成年,与邹老太之间未形成抚养关系。老四接近16周岁,在学习烹饪专业,随后生活亦能自给自足,故邹老太即便与之共同生活,但相对抚养期较短,亦未形成事实上的抚养关系;老五仅12岁,无证据证明其系由他人抚养,故邹老太与之形成抚养关系,老五应对邹老太承担赡养义务,赡养义务的多少还应当保留邹老太与前夫所生个子女应承担部分。

 法院依法判决,综合邹老太、刘老汉的实际情况、当地基本生活水平、五名子女的负担能力,及法定应尽赡养义务的子女人数等因素,判令五子女按月向刘老汉支付赡养费;老五按月向邹老太支付赡养费。

法 官 说 法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继子女对继父母是否应尽赡养义务。继父母与继子女之间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本来也不存在权利义务关系,但法律赋予特定的继父母与继子女之间存在与生父母子女间相同的权利义务关系,我们称之为形成抚养关系的继父母子女关系,或称之为具有拟制血亲性质的父母子女关系。这里特定的继父母与继子女是由法律规定的,不能超出法律规定的范围。

我国法律规定,继父或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权利和义务,适用婚姻法对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成年子女对父母的赡养义务是法定义务,是成年子女必须履行的义务,特别是对缺乏劳动能力或者生活困难的父母,子女必须承担赡养义务。成年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的,缺乏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成年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可以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成年子女强制赡养父母。

继父母与继子女之间形成抚养教育关系的,继子女成年后,应当对继父母履行赡养义务。继父母子女之间是否形成抚养教育关系,可以通过再婚时继子女是否已经成年,双方共同生活的时间长短,是否实际接受生活上的照顾抚育,家庭身份融洽程度等予以综合判断。

关于老年人权益保护的部分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第一千零六十七条 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的,未成年子女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成年子女,有要求父母给付抚养费的权利。

成年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的,缺乏劳动能力或者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成年子女给付赡养费的权利。

第一千零六十九条 子女应当尊重父母的婚姻权利,不得干涉父母离婚、再婚以及婚后的生活。子女对父母的赡养义务,不因父母的婚姻关系变化而终止。

第一千零七十二条 继父母与继子女间,不得虐待或者歧视。

继父或者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本法关于父母子女关系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

第十三条 老年人养老以居家为基础,家庭成员应当尊重、关心和照料老年人。

第十四条 赡养人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赡养人是指老年人的子女以及其他依法负有赡养义务的人。赡养人的配偶应当协助赡养人履行赡养义务。

第十五条 赡养人应当使患病的老年人及时得到治疗和护理;对经济困难的老年人,应当提供医疗费用。对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年人,赡养人应当承担照料责任;不能亲自照料的,可以按照老年人的意愿委托他人或者养老机构等照料。

第十六条 赡养人应当妥善安排老年人的住房,不得强迫老年人居住或者迁居条件低劣的房屋。老年人自有的或者承租的住房,子女或者其他亲属不得侵占,不得擅自改变产权关系或者租赁关系。老年人自有的住房,赡养人有维修的义务。

第十七条 赡养人有义务耕种或者委托他人耕种老年人承包的田地,照管或者委托他人照管老年人的林木和牲畜等,收益归老年人所有。

第十八条 家庭成员应当关心老年人的精神需求,不得忽视、冷落老年人。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家庭成员,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保障赡养人探亲休假的权利。

第十九条 赡养人不得以放弃继承权或者其他理由,拒绝履行赡养义务。赡养人不履行赡养义务,老年人有要求赡养人付给赡养费等权利。赡养人不得要求老年人承担力不能及的劳动。

第二十条 经老年人同意,赡养人之间可以就履行赡养义务签订协议。赡养协议的内容不得违反法律的规定和老年人的意愿。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老年人组织或者赡养人所在单位监督协议的履行。

第二十一条 老年人的婚姻自由受法律保护。子女或者其他亲属不得干涉老年人离婚、再婚及婚后的生活。赡养人的赡养义务不因老年人的婚姻关系变化而消除。

第二十二条 老年人对个人的财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子女或者其他亲属不得干涉,不得以窃取、骗取、强行索取等方式侵犯老年人的财产权益。老年人有依法继承父母、配偶、子女或者其他亲属遗产的权利,有接受赠与的权利。子女或者其他亲属不得侵占、抢夺、转移、隐匿或者损毁应当由老年人继承或者接受赠与的财产。老年人以遗嘱处分财产,应当依法为老年配偶保留必要的份额。


 

 
来源:泉山法院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