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发布会
鼓楼法院线上宣判两起毒品犯罪案件并发布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2020-06-28 09:45:29 打印 字号: | |

   依法审理毒品犯罪案件,积极参与禁毒工作是人民法院肩负的一项重要职责使命。近年来,鼓楼法院高度重视毒品犯罪案件审理工作,扎实履行刑事审判职责,坚持依法从严惩处毒品犯罪,积极参与禁毒综合治理,维护社会管理秩序,有效遏制了毒品犯罪发展蔓延势头,三年来共审结一审毒品犯罪案件26件,依法惩处被告人30人。

   6月24日上午,值“6.26”国际禁毒日来临之际,鼓楼法院召开打击毒品犯罪新闻发布会,采用视频传输的方式线上开庭,宣判两起毒品犯罪案件并发布典型案例。

   会上,鼓楼法院副院长王涛通报了鼓楼法院打击毒品犯罪案件的审理情况,刑事审判庭庭长杨涛公布了典型案例,发布会由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李荣信主持。

   会后,鼓楼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杨涛、法官刘晓璐接受了记者采访。


   案例一:共同贩卖毒品,双双判刑受罚

   案情简介:2018年5月至9月间,被告人廖某受买家委托,先后多次通过段某华等人(其余人均另案处理)代为购买甲基苯丙胺(冰毒)共计44克,以快递方式邮寄到买家住处,被告人廖某、段某华从中加价牟利。


   鼓楼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廖某、段某华接受他人委托代购甲基苯丙胺,并从中加价牟利,其中廖某参与贩卖甲基苯丙胺44克,段某华参与贩卖甲基苯丙胺8克,二人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贩卖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段某华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段某华系毒品再犯,故依法从重处罚。


   根据被告人廖某、段某华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认定被告人廖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万元。被告人段某华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对被告人的违法所得及其孳息依法予以追缴,上交国库。


   法官点评:贩卖毒品是毒品犯罪中数量最多,涉及范围最广的一种犯罪,毒品的贩卖是毒品从制造到消费过程的主渠道和中心环节。贩卖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根据《刑法》第347条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本案另一特点是通过快递,将毒品伪装成茶叶邮寄。这在近年的毒品犯罪中频繁出现。网络购物的迅速发展,给生活提供便利的同时,也给吸毒者提供了更多的购买渠道。毒品买卖双方通过网络沟通后,购买者会提供一个虚假的收货人姓名,贩毒者会以茶叶、特产、酱菜等名目直接邮寄毒品,这种形式更具有隐蔽性,加大了毒品案件查处的难度,应当进一步规范快递业务,推行快递实名制,不给毒贩可乘之机。


   案例二:贩毒、容留他人吸毒,数罪并罚不姑息

   案情简介:2018年7月至9月期间,被告人许某华先后五次向沈某、杨某红贩卖甲基苯丙胺,合计约9.07克。2018年9月12日,公安机关查获并扣押被告人许某华随身携带的甲基苯丙胺0.42克。2018年9月期间,被告人杨某红向范某、王某贩卖甲基苯丙胺0.7克。2018年9月10日,公安机关在被告人杨某红的住所查获并扣押甲基苯丙胺8袋,合计2.12克。


   2018年8月至9月期间,被告人许某华先后三次容留杨某红、张超吸食甲基苯丙胺。2018年7月至9月期间,被告人杨某红先后六次容留王某某、许某华、范某、肖某吸食甲基苯丙胺。


   被告人许某华、杨某红两年内多次容留他人吸收毒品,其行为均已触犯刑法,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依法应予刑事处罚。被告人许某华、杨某红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坦白,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杨某红系毒品再犯,依法予以从重处罚。被告人许某华、杨某红犯有数罪,依法实行数罪并罚。


   根据被告人许某华、杨某红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本院依法判决被告人许某华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二千元;对被告人杨某红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二千元。


   法官点评:很多毒品贩都存在“以贩养吸”的情况,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一条规定:对于以贩养吸的被告人,其被查获的毒品数量应认定为其犯罪的数量,但量刑时应考虑被告人吸食毒品的情节,酌情处理;被告人购买了一定数量的毒品后,部分已被吸食的,应当按照能够证明的贩卖数量及查获的毒品数量认定其贩毒的数量,已被吸食部分不计入在内。


   本案中杨某红、许某华均是“瘾君子”,杨某红系毒品再犯,许某华、杨某红在“以贩养吸”的同时还多次容留友人吸食毒品,上述种种均反应出毒品犯罪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毒瘾难戒,一旦深陷毒品,人会成为毒品的奴隶,在毒瘾的驱使下衍生出更多罪恶。毒品是人类社会的公害,而毒品犯罪的黑手正伸向青少年,普及禁毒常识,提高禁毒意识,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来源:徐州鼓楼法院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