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播报
《人民法院报》6月22日-工匠精神践行者
——记江苏省睢宁县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王震
作者:苏 苑 倩 参  发布时间:2020-06-23 09:08:10 打印 字号: | |

 苏北睢宁境内曲折蜿蜒的黄河故道,潺潺河水静静流淌,成片的芦苇似朵朵雪绒花。那天,在与他的聊天中,对每一个问题,他总是沉默一会儿再回答。而随后的话里几乎没有拖泥带水的成分。每一个观点以及围绕它所展开的叙述都是井井有条,语调中传达出自信与熟虑。

王震,典型的“80后”,江苏省睢宁县人民法院刑庭庭长,全国法院系统扫黑除恶审判专家库成员。

亮剑

 “2017年,22名被告人,7项罪名;2018年,62名被告人,13项罪名;2019年,68名被告人,15项罪名。”这是王震连续三年审理当年徐州地区最大的涉黑案件的数据。数字能说明结果,却不能涵盖过程。一家媒体这样记录了王震这三年的足迹:

 2017年6月,王震接到了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一起涉黑涉恶案件。由于侦查、取证时间长,留给法院的是堆积起来足足70公分高的案卷和44张时长7920分钟的侦查光盘。在这期间,王震不仅要在规定时间审结,还要打准打实;判定其是否属于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件该从哪几个方面去考虑;是否符合定性为黑社会案件四个特征;案件具体涉及哪些罪名;怎么把好案件四关,罪名、罚金、附加刑该如何判……最终,涉黑的22名被告人全部得到应有的惩罚,案件被写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并被列入最高人民法院扫黑除恶典型案例。

 2018年10月,又一涉黑大案审理工作被指定到睢宁法院。这是徐州地区有史以来涉案人数最多的重大涉黑案件。62名被告人,近3000册卷宗,各类证据2400余份,书证4000余件,视听资料200余千兆。两个月里,王震除了回家换洗衣服外,其他时间都猫在办公室看案卷、研商案情,对100余起违法犯罪事实进行细致审查,形成800余页的阅卷笔录。连续9天,王震每天早上8时30分开庭审理,午休1小时,直至晚上8时30分休庭,每天主持11个小时的庭审,庭审结束后,他除了早上与合议庭研究庭前会议和庭审中发现的问题,晚上还要预测第二天庭审中可能遇到的问题,查找法律依据等,一直工作到深夜一两点钟。在75天里,62名被告人,13项罪名全部审结完毕,并完成548页、32.47万字的刑事判决书,最终让62名被告人无一逃脱法律的制裁,在全省形成了可复制、可推广的对涉黑案件审理的“睢宁模式”,受到上级领导批示肯定。

 2019年10月,王震再一次接到上级指定审理的“601”专案,68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这起案件的案情更加复杂。这一年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攻坚期,以深挖彻查隐蔽性强,处于转型期和洗白期阶段的黑恶势力为切入点,严厉打击黑恶犯罪,做到除恶务尽。由于“601”专案涉案人员已处于转型期和洗白期阶段,组织成员散、暴力事件不突出,罪名认证难,被告人在触碰法律红线时,都会进行法律咨询,在法律边界行事,认定黑社会组织表面特征不明显加大了审理难度。审理中,王震花费大量时间对罪名认定、黑社会组织定性进行案卷梳理。王震用了两个月时间,完成了涉及15项罪名的涉黑人员的庭审工作。

 有人说王震十年磨一剑,出鞘必惊人。2019年底,他当选徐州市首届“最美法官”、获得“徐州市五一劳动奖章”,并被指定为全国法院扫黑除恶先进典型宣传报道。

 底蕴

 从一些零碎的经历片段中,能触摸到构成一个人的人格特征最基本的底蕴。王震说,他爱自己的工作,但绝不只把工作简单的当成任务来完成,更把它看成是一种意志的抗衡、智慧的较量。

 1984年,王震出生在“至圣先师”孔子故乡曲阜的一个农村家庭。王震小时候,父亲常带他到离家10多里地的孔夫子故居,给他讲老人传下来的孔子故事。自幼受到熏陶,在儒家思想的浸润下,王震养成了忠厚、包容、勤俭、正直、耐劳的品格。而对王震母亲来说,更看重的是孩子的读书,当时家庭贫困,种地是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但是无论多艰难都要举全家之力让孩子读书。老两口靠打工一直供王震读到研究生毕业。

 在王震初二暑假那年,看到父母打工的辛劳,在他的央求下跟着父亲来到建筑工地打混凝土。当时15岁的王震,跟着父亲早上5时起床上工,一直到晚上七八点才收工,七八个人挤在一个简易的工棚里。8月的天气,热得喘气都很难,就这样在工地干了一个月,留给他最深刻的感受就是苦。这次打工经历让他认识到学习的重要,从此他更加刻苦地学习,初中毕业以全镇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市里的重点高中。高考那年,还在纠结报什么志愿的王震,找到了带了他三年的班主任,老师告诉他:“你是一个非常正直的学生,报法律专业吧,可能会找到属于你的天地。”

 曲阜,承载了王震太多的梦想与希望。王震说:“那时的我对于这个学科懵懵懂懂,或许是儿时的侠客情怀和发自内心对社会公正的追求,最终选择了法学专业。”高考结束后,他利用空闲时间去饭店当服务员,一天在饭店下班出去遛弯的时候,他看到一群小混混在街上围殴一名农民工,并且公然恐吓,老实本分的农民工只能忍气吞声。看到这一幕,王震迅速跑到旁边的公共电话亭报警,才让农民工脱离“魔爪”。这样的场景让正义之根在王震心中种下,让他那份懵懂清晰起来,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学习好专业知识。大学4年,他一边看书学习一边勤工俭学,别的同学在忙着就业时,他想和“真爱”再续缘。22岁的王震,与同学约定报考名校研究生继续学习。最终,他却因为学费放弃了,选择了免费且有奖学金的本校攻读刑法学。2010年,王震研究生毕业,为了梦想,他毅然选择报考了睢宁法院。

 作为法院第一个专攻刑法学的研究生,王震第一份工作是法官助理。初次投入审判工作,最大的感觉是真实的审判工作和书本知识很不一样。王震第一次办理案件就很不顺,那是一起伤害案件附带民事部分的调解,当时在他看来法院是有权威的,法官提出的调解方案双方都会接受,但受害人坚持高额赔偿,调解陷入僵局,后来,还是老庭长用娴熟的沟通技巧顺利地调解了这起案件。

 从那儿之后,王震知道办理好案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做法官助理的8个月中,王震下班以后都会留在办公室查看以前的卷宗资料,只要有案件来他就跟着法官后面转,跟着查阅卷宗、整理证据、分析案情,并养成了将裁判法条记录在便签贴在卷宗上的习惯,这些方法让他迅速成长,并参与了四五十起案件的办理。2011年6月,他被破格任命为见习代理审判员。

 对社会、对组织乃至家庭的给予,王震很感恩,当然他更懂得如何才能知恩图报。入职一年多的王震,刚刚拥有独立审理案件的权利,领导便交给他审理一起当时在睢宁很有影响的王某等5人利用国有资产改制期间侵吞国有资产的贪污犯罪案件。一般刑事案件的办理真正入门需要四五年,对刚刚一年多的王震来说,面对这样一个大案子既是业务挑战也是学习机遇,最终他用了33天审结,并完成了长达49页的刑事判决书。

 匠心

 “一次不公正的裁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王震意识到作为刑事案件法官谨小慎微是重中之重,不然后果将不堪设想。“公堂一言断胜负,朱笔一落命攸关。”这不仅是对刑事审判重要性的贴切评价,更是压在刑事审判法官肩上的千斤重担、万钧责任。刑事审判,有时一个毫不起眼的疏忽,就可能导致不同的裁判结果。

 成功的花朵固然艳丽,但探索的脚步却是那样艰辛,其中倾注的心血只有王震本人最清楚。刚接手案件时,每月数十件案件、数百个犯罪嫌疑人、数千本案卷、数万个数据,如海浪般汹涌而来,茫茫一片,令人摸不着头脑,厘不清头绪。但王震虚心求教,知难而进。从案件开庭的驾驭把控,对犯罪嫌疑人的心理战术,到各个办案环节的程序、手续,就连涉及的法律文书、表格以及每份报表的制表原则、表间关系、每个数据的指标含义、统计范围和口径以及分析对比方法,他都逐张逐项地向老同志请教,不厌其烦地学习与查阅法律法规和有关资料、文件,他在很短的时间内成为办理刑事案件的行家里手。这段经历铸就了王震严谨的办案作风和行事风格,逐步形成了大胆决断,仔细审查的办案习惯。王震每办理一起案件,卷宗材料都要一页一页地仔细看,证据一个一个地认真审查,严格把好案件的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使所办案件做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

 王震说,每一起案件不论大小,他都会坐立不安。倾注精力不只在疑难复杂类、扫黑除恶类的大案件上,对他来说再小的案件也是大案,他把所有的案件都当成大案件在办理,像寻衅滋事、邻里纠纷矛盾引发的轻微刑事案件等,虽然只有三四十页的卷宗,他都要花费很多精力和时间。在一起故意伤害案件办理中,他的法官助理看到被告人受过刑事处罚就将其定为累犯,而王震经过审查卷宗看到被告人第一次判刑虽然已是成年,但是其犯罪时间是在未成年的时候,因而这次刑罚并不能构成累犯。

 “这起庭审涉黑人员33人,其他犯罪人员29人,跨地区辩护人64人。”院长袁长伟介绍,2018年王震办的一起案件,仅调用警力就超过300余名,囚车、押解保障车16辆,每天往返徐州市看守所和睢宁县之间。

 精雕细琢出精品。对案件的每一个事实、每一道程序、每一个词句、每一处说理都左右推敲、精益求精,这才诞生出品质保证的经典判例。王震认为,工匠精神的内涵就是专业精神、职业态度、人文素养。平时待人笑容可掬的王震,一旦进入法庭或者是涉及到案件的事情,整个人气场就变了,不再是平时的那个王震了。办案中,王震面临的难题:一是全案62名被告人,64名辩护人,100余起违法犯罪事实,五六千份证据,如何既有效保障被告人及辩护人辩护权利,又保障庭审有序进行?二是异地长途押解数十名被告人,100多名案件参与人,如何做好安全保障,节约庭审时间?三是案件人数多、违法犯罪事实多、各类证据多、法律适用疑难问题多,如何做到既要依法从快从严,又要打准打实、不枉不纵?

 优秀的人做什么都优秀。在办这起案子中,让年轻法官宁斐然深深见识到了王震的水平。宁斐然说,他的专业、细致达到了一个境界。王震将大量的工夫花在庭前,将宝贵的庭审时间集中于查明事实及审查证据上。62名被告人有近300册卷宗,各类言辞证据2400余份,书证4000余件,视听资料200余千兆。王震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都在看卷宗,通过对100余起违法犯罪事实进行细致地审查,对繁杂的证据材料进行抽丝剥茧地梳理,形成了800余页的阅卷笔录。

  对这起案件,如果简单化处理,王震可以选择用定主从犯的方式定罪量刑。可他觉得,涉案的诸多被告人从事犯罪行为的危害程度、时间长短不一,涉案数额差异较大,绝不能草率了事。整整一个月,在王震的办公室里,地上铺满了案卷,他反复研究,细致斟酌,一丝不苟地分析论证犯罪事实和犯罪证据。2018年11月21日至29日,王震连续9天每天主持12个小时的高强度庭审,制作出548页、32.47万字的刑事判决书,对程某等人涉黑案作出一审判决,62名被告人无一逃脱法律的制裁。

 更让宁斐然触动的是他对法律文书的严谨,在这个案子的判决书正式印发前,仅校对工作,王震就连续做了无数次。写完这548页的判决书后,王震仍不敢松一口气,甚至比以往更紧张。他明白一份判决书发出去的结果,“覆水难收”,因此,他在三天的时间里将判决书整整校对了6遍。那段时间他经常从睡梦中突然惊醒,想到判决书中可能有哪个问题没注意到,可能有哪个细节没做好,就立即起来再看一遍。直到判决书最终交付印刷制作,他的心里仍是满满的牵挂。

 长期的司法实践,铸就了王震谨慎小心的办案作风和行事风格,他生怕哪个环节出现遗漏,生怕哪个证据出现问题。王震把小案当成大案办,卷宗材料一页一页地仔细看,证据一个一个地认真审查,严格把好案件的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努力使所办案件做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力争把所有案件办成“铁案”。经此一案,宁斐然对王震有了更深的理解。而王震审理案件的那份细致与洞察力,也让宁斐然又多了一分佩服。

 经验在一点一滴中积累,文书在一字一句中斟酌。袁长伟说,王震办案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匠心”,成为睢宁法院党组倡导“工匠理念、工匠精神、工匠司法”的突出代表。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生活中,常有两种方式可以鼓舞人,一种是通过热烈的外在的始终溢于其表的号召力来实现;另一种是靠内敛的稳妥的扎扎实实的行为去动员。睢宁法院大多数人认为,王震无疑属于后面这一种。王震的话不多,他以自己的方式让所有的人感受到,平和也是一种力量。

 有了这种潜移默化的引领,工匠的理念、精神、司法更加走心入脑,外化言行。睢宁法院刑庭2017年至2019年案件发改率分别为0.68%、0.47和0.22%。作为年轻的刑庭庭长,王震1500余件案件无超限、无错案。法律文书被评为最高人民法院首届“全国百篇优秀法律文书”一等奖,所办案件被江苏高院写入年度工作报告,入选最高人民法院扫黑除恶集中宣判的五起典型案例中。常有年轻法官请教王震,取得这样的成绩,到底该怎么做?

 “王庭长让我们明白,一个人对工作可以认真到什么程度。”法官助理张翰“知道了高度在哪里”。“王老师会将文书打印好,对文书说理的遣词造句等反复斟酌、反复修改、反复校对。这种工匠精神深深感染了我,现在我也对文书至少校对五六遍呢!”法官助理刘丹文说。

 “作为刑事法官,肩负着特别重大的责任,也因此承担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心理压力。”王震说,“以工匠精神,付出最大的努力,就能做到最好。”这是王震面对责任与压力的初心。带着这份信念,王震带领伙伴们攻克了职业生涯中遇到的一个又一个难题。

  古人言“不敢以无才无德之身亲案牍”。“工匠精神”不应该为简单的机械劳动者所独有,应该成为一个时代的气质。作为司法工作的主体,法官理所当然地成为“工匠精神”的践行者。“尽管王庭长每天很忙,但他拿到案子总会在法官会上教我们该从哪几个角度去分析问题,怎么更有效率的办理案件。我来了不到半年,在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如今庭里的年轻人都会把手上的案件作为一件作品来精心完成。”张翰认真地说。

  风范是一个人学识修养、品格乃至性格、习惯的综合体现,它会从一个人方方面面的表现中辐射出来,给人一种心灵的感知,使人自觉地与他拉近距离接受他、学习他。“幸亏有王庭长,才避免出现问题。”一位法官助理现在提这起“事故”,仍感到后怕。那是一起开设赌场的案件,在确定被告人是否有前科时,使用的是侦查机关出具的户籍地派出所的前科证明,内容为“在本辖区内未发现违法犯罪前科”,主审法官并没有在全国违法犯罪平台查询,便写了判决书,准备下午就要发出。然而,王震查看了派出所出具的前科证明后,建议主审法官缓发判决书,让他在公安全国违法犯罪人员库查询后,重新补充出具前科证明。主审法官在全国违法犯罪平台上查询后,发现该被告人确有犯罪前科,且在五年以内,属于累犯。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王震并非那种轰轰烈烈的人,更不是一个夸夸其谈的人。人格是一种力量,更是一种凝聚力,王震就是以精益求精的品质和对司法的敬业精神把全庭法官凝聚在自己的周围。近年,王震的团队在睢宁县及全市法院系统中显露锋芒。王震说,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一方肥沃的土壤、一个良好的健康的环境。作为庭长,王震要做的不仅仅是确保自己的案件成为“免检产品”,他还立志让全庭人人成为工匠法官。王震带教过的一位青年法官很是感慨庭长带教的这两年,回忆起这段日子,他说:“很忐忑,但很受益,如今自己独立办案后,才感受到王庭长的用心良苦,让我少走了很多弯路。”一次,这位青年法官撰写了一起故意伤害案的审理报告,照着一份审理报告的模板,不到一个星期,他就信心满满地把审理报告交给王震。王震看过之后,问的一连串问题让他汗颜,他一个也答不出来。“工匠法官要精益求精,办案中注重细节,追求完美和极致,不惜花费时间精力;工匠法官要一丝不苟,办案中不投机取巧,严格执行各项诉讼法的规定,绝不轻易变通。”这是王震意识里“工匠”概念。

 睢宁的夜晚,繁星点点,万籁俱静,境内69公里长的“九曲黄河”静静流淌在白雪覆盖的田地间。河堤两边熠熠生辉,变幻莫测,使夜幕中的古老黄河焕发出青春风采,愈发显得娇媚可念。这流淌千年的黄河故道如今发生的故事,可触可感,可吮可吸,可听可闻。

   http://rmfyb.chinacourt.org/paper/html/2020-06/22/content_169387.htm?div=-1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