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司法探讨
扎紧司法护航篱笆 筑牢生态保护屏障
——张某等十五人非法猎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审理感悟
  发布时间:2020-06-15 14:19:04 打印 字号: | |

   案例是法治活的细胞,是对审判经验的生动总结。为总结经验、推动发展,更好的发挥案例在总结审判经验、指导审判实践、宣传法院工作、树立司法权威方面的独特作用,江苏省高院将近年来我省被最高院指导性案例、《最高人民法院公报》采用的案例汇集成书,徐州法院有多篇案例被收录,每一篇案例都附带了法官的办案随笔,刻画、留存了法官思维的印记,带我们一起重温了案件审理的心路历程。本期推送岳彩领、郭娜撰写的《扎紧司法护航篱笆  筑牢生态保护屏障 ——张某等十五人非法猎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审理感悟》,本文载于《法官思维的印记》,文中案例入选《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2018年第2期,以飨读者。


   本期执笔人

岳彩领

徐州中院党组成员、副院长

   东南大学法学博士,双硕士学位(华东政法大学法律硕士、北京师范大学公共管理硕士),三级高级法官。江苏省审判业务专家,江苏省“333”工程高层次人才,东南大学、中国矿业大学、江苏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兼职副所长。先后荣获第三届“江苏省优秀青年法学家提名奖”,首届“徐州市优秀法律(法学)专家”等荣誉称号,三次荣立个人三等功,连续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公务员”,四次受到嘉奖,并被评为全省法院优秀工作者,徐州市法治人物。先后出版著作(含合著)3部,在CSSCI法学核心期刊《法学》《当代法学》《学海》以及中文核心期刊《人民司法》等刊物上发表论文30余篇,主持参加省部级以上课题6项。


郭   娜

鼓楼法院刑庭副庭长

   2010年至今先后多次被市中院评为“全市十佳调解标兵”、“零发改、零信访、零违纪”法官、“全市优秀法官”,2016年被徐州市人大常委会评为“十佳主审法官”。连续多年在市中院裁判文书评比中荣获一、二等奖,其中2015年荣获最高院首届执行异议裁判文书全国二等奖。2018年连续两次荣立个人三等功。承办案件被最高院评为“全国十大刑事案件”、被省院评为“全省十大案件”,多次被市中院评为“全市重大疑难复杂案件”、“优秀典型庭审”。



扎紧司法护航篱笆  筑牢生态保护屏障

   ——张某等十五人非法猎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审理感悟


【裁判摘要】

   对野生动物的乱捕滥猎、非法交易破坏生物链的完整性和生物多样性,进而破坏整个生态环境,需要加大对野生动物的刑事司法保护。行为人只要实施了非法猎捕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的行为,即构成犯罪。



【案例概况】


   公诉机关:江苏省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某、李某等15人。

   2015年5月至2016年1月期间,被告人张某、李某、高某、刘某、韩某、赖某等15人利用张某设立的“苏州鹰隼交流群”、王某设立的“西北鹰猎群”以及“西安鹰猎群”“宠物石猴买卖交流群”等腾讯QQ、微信网络交流平台相互结识,并通过支付宝、微信、银行转账等支付方式,采取长途客运车辆运输的手段将非法猎捕的野生动物予以出售或非法收购。

   江苏省徐州市鼓区人民法院认为:行为人非法收购金雕、猎隼等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后,即使未予以出售获利而是自行饲养,或者在非法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过程中没有获利,但其行为均侵害了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资源,应以犯罪论处。

   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系选择性罪名,出售包括出卖和以营利为目的加工利用行为,被告人实施了上述行为的任何一种或几种,应当以其实施的行为对其定罪。被告人韩某在实施非法收购行为的同时,未经行政审批仍按照张某的要求利用长途客运车辆将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运输到异地,实施了非法运输的行为。因此,被告人韩某的行为构成非法收购、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

   被告人高某分别实施非法猎捕、收购同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猎隼各一只,实施了两个不同的犯罪行为,同时触犯了两个罪名,应以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数罪并罚。

   被告人刘某非法猎捕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雀鹰两只,并将两只雀鹰非法运输、出售给被告人赖某,其实施的猎捕、运输、出售三种犯罪行为的犯罪对象均系同一物,猎捕的目的亦是为了出售,其犯罪行为系出于一个犯罪目的,实施数个犯罪行为,行为之间存在手段和目的的关系,属于刑法中的牵连犯,应择一重罪论处,本案中以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对其定罪量刑较为适宜。

   综上,江苏省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结合各被告人的犯罪情节,分别判处张某、李某等15名被告人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到有期徒刑11年6个月不等的刑罚。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均未上诉,公诉机关亦未抗诉,一审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法官办案随笔】

 

    我们时常说,法官办案包括把案件办对和办好两个层次。把案件办对,依赖的是法官的专业技能和裁判智慧;而要把案件办好,就需要将案件放在特定的裁判背景之下,注重司法实际效果。本案涉案人员多,涉及面广,案情复杂,社会影响大,是迄今查获的全国最大网络贩卖野生动物案。本案的审理,一方面,需要合议庭成员严谨细致、精益求精,准确把握野生动物保护相关法律精神,依法公正高效审理;另一方面,应当积极创新庭审方式,努力追求经济新常态下环境资源司法保护与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最佳平衡,以高质量的审判回应广大群众对刑事司法公平正义的关切和期待。



   一、案件裁判的时代背景和价值


   (一)野生动物保护形势严峻


   生态环境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主要物质来源,良好的生态环境是人类发展最重要的前提,同时也是人类赖以生存、社会得以安定的基本条件。但随着现代化建设进程的加速,我国生态环境问题日趋严峻,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安全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污染加重、生态系统严重退化,生态赤字逐渐扩大。党的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在建设生态文明的大战略、大背景下,野生动物保护的地位作用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野生动物资源属于国家所有,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具有较高的生态、经济和科研价值,保护、合理利用野生动物资源,既是维系物种安全、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证,同时也是维护生态安全、建设生态文明的客观要求。


   然而,在当前形势下,我国野生动物资源面临着严重的威胁,由于高额利益诱惑、喜欢食用野生动物等原因,不法分子将黑手伸向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对野生动物资源造成严重的破坏。野生动物走私等非法贸易也成为世界上仅次于毒品、军火的非法贸易,加之野生动物栖息地破坏严重、野生动物在贩卖、运输、管理中死亡等因素,加速了野生动物、尤其是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数量的减少。在《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中列出的640个世界性濒危物种中,中国就占据了25%。同时,随着新型网络社交媒体的兴起,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违法犯罪行为,已从线下发展到线上、实体转战到网络,网络平台和物流业的高活跃性、流通性和隐蔽性特征,无形中为犯罪分子打开了方便之门。本案中,15名被告人利用腾讯QQ、微信等网络平台,通过快递、客运车辆等非法收购、运输、出售金雕、猎隼等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而这些物种本身处于生物链顶端,繁殖率低,且数量稀少,极易受环境影响,如再乱捕滥猎、非法交易,更易使其濒临灭绝,破坏生物链的完整性和生物多样性,进而破坏整个生态环境,因此,更需刑事司法保护,对此类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已刻不容缓。


   (二)公众野生动物保护法律意识薄弱


   本案审理前夕,“大学生掏鸟案”曾在网络上引起广泛关注。该案判决结果被曝出后,迅速引发了网友的广泛质疑,诸多网友认为量刑偏重,有网友吐糟称“人不如鸟”,更有甚者指责当地司法系统“小题大作”。


  应该说,对该案判决结果的社会反映无疑凸显了公众野生动物保护法律认知的淡薄。假如,面对故意杀人罪、抢劫罪等等,相信很多人都会作出一个预判,公众的认知与最终判决结果基本吻合。然而,囿于打击、取证等方面存在障碍和掣肘,在现实中类似的野生动物保护案件明显过少,当谈到野生动物保护案例,很少有人能够厘清法律规定、量刑幅度。本案15名被告均是80后、90后的年轻人,他们中有医生、厨师、在校大学生、个体经营户,涉及10个省级行政区23个地市,是迄今查获的全国最大网络贩卖野生动物案。本案的处理,其时代价值也在于进一步强化公众对野生动物保护的法律认知,填补他们头脑中的法律空白,强化保护野生动物的法律思维。


   二、遵循庭审实质化改革的政策导向


   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从全局高度提出了深化司法改革,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要求。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要“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保证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和公正裁判中发挥决定性作用。”《人民法院第四个五年改革纲要》提出了“四个在法庭”的要求,即“诉讼证据质证在法庭、案件事实查明在法庭、诉辩意见发表在法庭、裁判理由形成在法庭。”庭审实质化改革是我国刑事审判领域乃至整个刑事诉讼领域的一场革命性变革,通过庭审实质化实现“以庭审为中心”,集中体现了司法规律的要求,也是优化我国刑事诉讼运行机制的重要举措。


   完善的证据制度是实现刑事庭审实质化、查明事实真相的重要保障。刑事庭审实质化要求法庭审理过程中的证据调查和辩论必须以系统、科学的程序进行,法官对证据的审查必须建立在双方充分质证的基础上,唯有此,庭审证据调查才能实现其应有的价值。这就必然要求证人、专业人员等诉讼参与人出庭的常态化,从而厘清控辩双方争议、辩明是非曲直、释明专业疑难问题,完成庭审实质改革化改革追求的诉讼目标。


   为了努力发挥庭审功能,实现“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庭审实质化,在诉讼程序方面,本案注重充分调动诉讼各方举证的积极性,增强司法的亲历性,从而最大限度的实现真实发现和程序公正的平衡。开庭审理时,一方面邀请了媒体对该案进行现场报道,充分保障被告人合法权益;另一方面,专门邀请了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南京森林警察学院教授侯森林出庭。侯教授特别强调,“野生动物是全人类共同的财富,其在整个生态平衡中起到很大的价值,生态价值巨大,由于外界的猎捕会打破这种平衡,在食物链角度看,中间某一链条出现问题,会导致整个环节出问题,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猎捕的一个动物但是却影响若干年后人类生存环境的问题,这是一个长期的隐性价值,人们应该加以重视,保护野生动物。”


   三、精细化裁判破解法律适用难题


   水尝无华,相荡乃成涟漪;石本无火,相击而发灵光。本案的审判是合议庭成员集体智慧的结晶,在审判长主持下,全体合议庭成员都以积极心态投入审判和案件评议中,秉承着高度的责任感,集体研究,集思广益,集体把握法律精神,统一适用法律。


  本案在法律适用问题上,主要涉及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关于选择性罪名的确定。选择性罪名是相对于单一罪名而言的,是指包含的犯罪构成具体内容,反映出多种犯罪行为,既可选择适用,又可合并适用的罪名。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是选择性罪名,行为人只要实施了上述行为之一的,即构成相应的犯罪。但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是两个独立的罪名,行为人非法收购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后,又针对同一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分别实施了非法出售或非法运输行为的,应按照其分别实施的行为选择性定罪。


   同时,本案在定罪上还有一个关键性问题,即牵连犯的认定。牵连犯,指出于一个犯罪目的,实施数个犯罪行为,数个行为之间存在手段与目的或者原因与结果的牵连关系,分别触犯数个罪名的犯罪状态。且对于牵连犯,除我国刑法已有规定的外,从一重罪论处。本案中,被告人刘某非法猎捕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雀鹰两只,并将两只雀鹰非法运输、出售给被告人赖某,其实施的猎捕、运输、出售三种犯罪行为的犯罪对象均系同一物,猎捕的目的亦是为了出售,因此被告人刘某的犯罪行为系出于一个犯罪目的,实施数个犯罪行为,行为之间存在手段和目的的关系,属于刑法中的牵连犯,应择一重罪论处,本案中以非法猎捕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对其定罪量刑较为适宜。


   四、实现裁判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统一


  (一)强化证据裁判原则,树立和坚持以审判为中心理念


   本案将庭审实质化贯彻审判全程,可谓庭审实质化的标杆。一方面,本案在开庭前召开了庭前会议,进行了程序性权利告知、证据交换、争点整理、排除非法证据申请等程序性事项,使得被告人合法权益的保障得到有效强化,同时也明确了庭审时调查的范围和重点,为庭审的顺利进行提供了保障。另一方面 ,在举证、质证环节,特别邀请 “专家证人”出庭作证,对涉案的野生动物种类、生态意义、环保价值等进行现场说明,让控辩双方平等的当庭质证,实现了权利保障的全覆盖。一审判决后,15名被告人全部服判息诉,取得了较好的法律效果、社会效果。本案通过高质量的庭审,使得各方对刑事诉讼活动的认同度和参与度大大提高,既充分保障了被告人在诉讼过程中的各项权利,同时有利于规范公安、检察机关收集、分析、运用证据,于无形中提升了人民群众对刑事司法的认同感和满意度。


  (二)彰显时代价值,强化司法的规则治理与引领作用


   地球上的生态平衡离不开野生动物,包括人在内的生物与环境是共生、共荣、协同、循环、自生与再生、和谐和可持续发展的统一整体,我们要绿水青山,也要鸟语花香。在野生动物保护形势日益严峻的当下,本案的审判,不仅具有刑罚震慑力,更彰显了我国坚决打击有关野生动物类犯罪、致力于维护生态平衡、保障国家生态稳定与安全的态度和决心,并为今后同类案件的审理积累了可借鉴的审判实践经验。同时,本案被评为“2016年度人民法院十大刑事案件”,并入选“江苏省十大典型案例”,央视《新闻联播》《新闻直播间》对案件进行了播出,《今日说法》《经济与法》《一线》《法治天下》等知名栏目对案件进行了总时长达150多分钟的报道,《人民法院报》《法制日报》《中国环境报》《新华日报》等全国数十家媒体均对案件进行了报道,部分网络媒体也进行了转载,司法宣传效果极佳,不仅深化了人们遵纪守法的意识,更唤起了人们珍爱野生动物、保护美好家园的情怀。


 

 

 
来源:《徐州审判》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