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基层动态
探索建立国家监护制度的“铜山实践”
作者:铜山法院 吴磊 李梦瑶  发布时间:2020-06-08 15:49:01 打印 字号: | |

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这部法律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其中,第32条规定:“没有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的,监护人由民政部门担任,也可以由具备履行监护职责条件的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担任。”作为中国第一部以“典”命名的法律,它明确了国家监护责任,将无人监护或缺乏有效监护的孩子纳入国家监护体系。这一规定,有着铜山法院率先探索实践的贡献。

唤醒30年“沉睡条款”

11岁女孩小玲(化名)多次遭受亲生父亲侵害,2015年2月4日,随着法槌的落下,铜山法院判决撤销小玲父母的监护权,指定铜山区民政局作为小玲的监护人。该案是2015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联合发布了《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后的全国第一例司法判例,为我国 “撤销监护人制度”的体系设计提供了生动的司法样本。

《民法通则》、《未成年人保护法》中虽有规定“撤销监护权人资格”的条款,但较为原则,缺乏可操作性,该案例也是对沉睡近30年的“撤销监护权”法律条文的唤醒。

该案在撤销父母监护权后,指定民政部门作为监护人,是对“国家监护”的探索,也是法院判决国家承担监护责任的“第一案”,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价为“我国未成年人保护的标杆性事件”,写入“2014年全国法院工作报告”, 作为保护人权的典型法治事件写入《2014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被最高人民法院与中央电视台联合评选为“2015年推动法治进程十大案件”,为进一步拓展公权力适度介入亲权监护,体现国家监护进行了司法实践。

为国家监护责任落地提供生动样本

作为国家监护责任“第一案”,该案的审判无疑是成功的,但法院并不会一判了之,小玲今后的健康成长,才是法官们最关心的问题。几年来,铜山法院通过各种方式关心、帮助小玲,见证了她的重生与蜕变。

5月27日,小玲再次来到铜山法院,这也是她在铜山法院度过的第5个儿童节,虽然她现在已经出落成一个活泼伶俐的大姑娘,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儿童了,但在法官“爸爸”、法官“妈妈”看来,她仍是一株需要精心呵护的花苗。

王牧院长与她亲切交流,深入了解思想状况和生活学习情况,当得知小玲积极健康生活,王牧院长非常高兴,连声勉励小玲好好学习,长大报效祖国和社会。交流过程中,小玲突然切开一个橙子,端给王牧院长,她的懂事,令人欣喜。

早在案件办理过程中,铜山法院就已经开始酝酿对小小玲的长期帮扶计划。

在小玲的成长过程中,邻居张女士曾多次给予小玲关爱。在撤销小玲父母监护权的同时,张女士及其他热心人士也向法院表达出抚养小玲的热忱。在小玲监护人的指定上,法院进行了慎重的考量,最终指定铜山区民政局作为小玲的监护人。为了尽可能地让小玲在正常家庭氛围中成长,延续曾经的养育模式,民政局委托张女士作为小玲的临时照料人,小玲每月从民政局领取700元生活补助。

后来,因为张女士自己还有三个孩子要养,逐渐无力抚养小玲,在法院协调下,民政局将小玲安置在某福利机构,小玲有单独的房间居住,三餐在福利院解决,民政局为小玲按季添置衣物,配备了生活和学习用品,有院方妈妈教其各种知识,小玲在福利院居住至今。

撤销小玲父母监护权之前,小玲没有上过学,为保障其受教育的基本权利,法院连同民政局协调当地教育局,安排小玲在一所寄宿学校从一年级开始读起,班主任和班上同学都不知道小玲的遭遇。小玲上下学由专人接送。虽然小玲比同班同学年龄大3岁左右,但因身体发育矮小,外形上差距不大,小玲学习生活较为适应。

为充分保护好小玲的合法权益,法院做好判后安置工作,延伸庭审成果,就生效判决的落实进行全程跟踪、定期回访。心理咨询师定期了解、评估小玲的成长发展情况。经测评,小玲虽然内心仍然有一些封闭,但正常交流和社会交往已经无碍。

推动国家监护立法体系不断完善

国家监护责任“第一案”办理之后,完善国家监护立法的呼声不断升高。2015年6月,全国律协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就建议,民法典编纂工作已经启动,这对儿童保护工作具有重大意义,在其总则部分确立国家监护制度正当其时。

“孩子不仅是家庭的,也是国家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找不到别的监护人,应当由民政部门代表政府国家来担任监护人。”因此,佟丽华建议,在民法典总则编纂时确立国家监护制度,将无人监护或缺乏有效监护的孩子纳入国家监护体系。

经过反复酝酿,2017年3月15日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在本案司法实践的基础上,提炼上升为法律的原则性规定,进一步补充完善了我国撤销监护权制度的体系设计,构建了以家庭监护为基础、社会监护为补充、国家监护为兜底的监护体系。

《民法典》同样予以积极回应,明确了国家监护责任,对于进一步完善未成年人国家监护体系必将产生极大推动作用。

少年强则国强,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是监护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未成年人尤其是困境未成年人利益的保护,体现了人权保护事业和社会法治水平的进步。国家监护除了要贯彻私法自治理念,尊重当事人意愿之外,更强调监护领域适度的国家义务与社会责任。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未成年人国家监护制度的立法规定、程序设计和保障机制将会更加完备,国家监护的兜底保障责任将会更加有力发挥。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