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以案释法
心心念念开学季,校园安全要牢记
  发布时间:2020-05-19 10:09:46 打印 字号: | |


      盼望着,盼望着,

      春天到了,开学的脚步近了。

      因为疫情,经过长达两个多月的延迟,

      无论是“身心俱疲”的家长,

      还是“望眼欲穿”的孩子们,

      终于迎来了开学的曙光。

但开学不代表放松警惕,在为孩子们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同时,校园安全更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点。

活泼好动、天真好奇是孩子的天性,但好动的孩子也容易受到意外伤害。每年我们身边都有孩子在校园内受伤,通常这种情况发生后,受伤孩子的赔偿大部分是靠双方家长和学校之间的协商解决,但若是孩子受伤较重、赔偿压力较大或赔偿金额协商不一致时,最后只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案件回顾】

原告韩某和被告廖某系沛县某小学二年级学生。2019年9月25日课间,原、被告及其他同学在教室外走廊玩耍时,原告与他人相互追逐嬉闹,期间被告缪某拉原告韩某胳膊时将其拉拽倒地,导致韩某牙齿磕伤。

韩某受伤后,于2019年9月26日至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治疗,诊断为1﹢1冠折,并根据医嘱在2019年10月10日至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进行复诊,原告两次治疗费用共计支付1774.3元。 因双方在韩某后续治疗费用问题上无法协商一致,故韩某起诉廖某、沛县某小学,要求被告赔偿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后期治疗费等损失。

【判决情况】

沛县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公民的人身权益受法律保护,原告在学校受到人身损害,依法有权获得赔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三十八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的,幼儿园、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应当承担责任,但能够证明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不承担责任。”

本案事故发生时,原告韩某、被告缪某均未满8周岁,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沛县某小学作为教育机构,对在其中接受教育的未成年人应承担教育、管理的职责。被告缪某作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主观上并无故意伤害原告的故意,对自己行为可能造成的后果缺乏客观认识,家长作为孩子的监护人及学校都有责任对孩子进行安全教育,原告与其他同学玩耍时,缪某将原告拉拽倒地磕伤牙齿,被告缪某有过错,原告韩某并无过错,缪某的监护人应承担相应责任,事发地点在学校,事故发生时被告沛县某小学没有老师在现场,未及时发现并制止,未完全尽到教育、管理职责,亦应承担相应责任。综合考虑案情,最终沛县法院酌情认定沛县某小学承担20%的责任,被告缪某作为直接侵权人,承担80%的责任,原告无责任。

【法官后语】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校园伤害案件。由于未成年人的生理、心理特点,青少年校园伤害事件时有发生。本案中两名未成年人尚未满十周岁,本是轻松的课间嬉戏,却给两个家庭都蒙上了阴影。

    校园伤害事故属于一般民事侵权行为,其归责原则应适用民事责任承担的一般规定,即过错责任原则。在学校与学生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情况下,应适用公平责任原则。本案中原告尚未满十周岁,学校承担推定过错责任,即发生伤害事件学校有过错,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但学校在证明尽到了教育、管理职责时,不承担责任。校园伤害事件中认定事故的责任归属,不能仅仅因为事故发生在校园,就一律认定由学校负责。学校未尽到相应职责时,根据过错原则应由学校承担相应责任;当学校和学生对于伤害的发生均有过错时,应按照各自的过错大小,承担相应责任;当双方均无过错时,应合理分担责任,保护学生合法权益。

    但无论责任如何分配,赔偿如何到位,孩子受伤都是学校和家长最不希望看到的,因此,再此提醒面临全面开学的学校和家长们,一方面学校要加强对教师队伍的管理,注重对教师突发校园伤害事件处理能力的培养,另一方面请广大家长多向孩子传授心理、生理知识,在关心孩子学习成绩的同时,也要注重培养孩子的身心健康。



 

 

 
来源:沛县法院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