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司法探讨
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家事审判面临的问题挑战与司法应对
作者:李冠颖 高晶  发布时间:2020-05-12 14:29:38 打印 字号: | |

    新冠肺炎疫情作为突发的公共卫生事件波及全国,对公民人身健康、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提出了严峻的考验。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亦迎来新的挑战。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在疫情特殊时期有着重要功能,家事纠纷往往涉及当事人的身份、财产、情感等多方面的利益。妥善处理家事纠纷,有利于保证疫情期间社会的和谐稳定,也成为考验家事法官司法能力的一道新“考题”。笔者分析预测疫情特殊时期的家事审判面临的问题挑战,提出对策建议,以供探讨。

    一、疫情特殊时期家事审判工作面临的问题挑战

       1、家事案件数量将有较大幅度增加。新春佳节本是热闹欢庆团圆共聚的好日子,通常是家事案件尤其是离婚案件中当事人关系天然的缓和期,一些当事人在与家人共同度过安乐祥和的春节后,可能会对双方关系有新的良性认识,故春节在法官眼里通常也是一个正向的拐点期。而2020年开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发展迅猛,患者确诊数字不断上升,防疫物资难求,各种悲观消极讯息挤爆网络,导致紧张恐惧笼罩,焦虑不安情绪漫延。以往的日子里,家庭亲密关系大多建立在通讯工具中,日常摩擦和矛盾差异可以以时间少、工作忙、加班等理由掩盖和隐藏,结合限制出行立案不便的客观因素,在恢复正常工作秩序后,法院可能面临离婚等家事纠纷立案高发态势。

      2、疫情防控管制对家事案件事实调查带来一定压力和影响。家事案件涉及身份关系,如当事人无法到庭,其真实意愿如何探知成为审理难点。如《民事诉讼法》规定,离婚案件本人除不能表达意志的以外,仍应出庭;确因特殊情况无法出庭的,必须向人民法院提交书面意见。当前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发生突然、传播迅速确实无法预见和避免,无疑构成“特殊情况”,当事人应可不到庭参加诉讼,但因离婚案件中夫妻感情变化微妙,而夫妻感情是否破裂是法院判决离婚与否的主要因素,法官听取当事人的意见至关重要。再如,涉及年满八周岁未成年子女抚养权的确认、变更等问题,司法实践中往往需要听取未成年子女的意见,并作为重要的裁判依据,因此,如何在疫情期间以有效方式听取家事案件当事人真实意愿亟待关注。

       3、疫情期间法院如何开展有效的“无接触”调解。家事纠纷的处理中,调解是重要环节,一般的民事案件调解,运用“法”和“理”比较多,但家事案件非常重视“情”的方面,正是因为“情”,让家事调解显得更加有温度和人性化。以往案件调解,法官和人民调解员通常是与双方当事人面对面,能够直接从双方言语和姿势神态中判断当事人情绪和内心真实想法,从而准确地归纳出矛盾焦点,调解方案和方式可以更为精准高效,而在疫情防控需要减少外出和接触的大背景下,法官弹性办公、隔离办公,更多采取电话调解、网上调解方式,虽然也有一定成效,但家事案件如何在当事人足不出户情况下实现有效调解,切实保障当事人的诉讼和实体权益值得更深一步的思考。

4、客观的诉讼周期延长与保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需妥善平衡。当前疫情的发展仍具有不确定的因素,因隔离防控等抗“疫”需要,部分案件延期开庭、质证,一段时期内仍会有不能到庭参加诉讼活动的当事人,案件审理周期加长。但是家事案件特别是离婚案件,延期审理期间可能发生当事人情绪不稳、家庭成员之间家庭暴力、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等问题,特殊时期的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保护任务更为艰巨。

5、疫情引发的经济重挫也影响离婚案件中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本次疫情给经济发展带来巨大影响,餐饮服务、旅游、教育培训、房地产等行业企业遭受重创,有的企业甚至一蹶不振濒临破产,部分行业从业人员收入明显减少,生产生活困难,离婚时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实物分割或变卖可能直接影响当事人财产权益。再如作为中小企业法人或股东的当事人离婚,对股权、企业财产进行分割必然对企业造成影响,不利于恢复生产,这类案件的处理将更为棘手。

6、涉及非金钱给付履行义务的案件可能会产生新生矛盾点。在一些已判决、调解结案的探望权、赡养纠纷等案件中,可能涉及身份关系上的定期履行,如赡养案件中达成的由多名子女按月轮流赡养父母协议,可能会因本次疫情而发生变化,本月本该由老二家抚养父母,但由于疫情防控,老大无法将父母送至老二家,这容易导致新的纠纷产生。

二、疫情特殊时期家事审判工作的价值取向与原则

公正和效率是审判的生命力,家事审判工作亦是秉承此核心价值。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迅猛,是席卷全国的公共卫生事件,是与每位民众密切相关的整体性创伤,故在这一特殊时期的家事审判工作,要对相关价值利益进行平衡,彰显人文关怀,以更好地为抗“疫”时期提供司法保障。

1、公民生命健康权需放在首位。2020年2月8日,江苏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了《关于依法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为疫情防控提供法律依据,该决定明确疫情防控人人有责,各级政府有权采取限制或者停止人员聚集活动、停工、停业、停课,关闭或者限制使用有关场所,实施交通管制、交通卫生检疫,紧急调集人员或者调用储备物资等应急处置措施。人民法院作为国家机关部门,也需配合各项防控措施,对非必要开庭、质证、听证、调解等原则上暂缓,避免变相的人员聚集,为疫情防控让路。

2、效率价值暂时让步于实体公正。就身份关系诉讼来讲,在追求公正与效率方面有着特殊性。首先在事实认定方面坚持客观真实,意味着提供证据主体多元,广泛调查事实内容,诉讼中的自认在一定程度上受限制等;其次在效率价值方面,“多快好省”对人事诉讼可能并非好事,常言道“事缓则圆”,家事案件中的部分案件审理可以以时间换空间,当快则快、能快则快,更重要的是追求案件综合效果。故疫情阶段的家事案件审理,更要精巧打磨,保障事实认定的客观真实。

3、家事审判人文关怀需更加注重。疫情当前,并不意味着一切审判活动停摆,而要充分利用疫情契机,秉持家事审理与爱同行,充分发挥职能作用,怀善良仁慈之心并赋以智慧和艺术处理案件,给予当事人以关怀、以勇气、以大爱,在妇女儿童老年人等弱势群体权益维护上更加细致,认真对待伦理道德,认真对待习惯或善良风俗,将之巧妙地融入到法律适用过程中,以求获取更好的社会效果。

三、疫情特殊时期家事审判工作的对策建议

大“疫”当前,家事审判身担使命与责任,应当改变工作方式,与当事人形成良性互动,力争妥善做好疫情爆发期和疫后调整期的案件审理和延伸服务工作,维护家庭和谐与社会稳定。

1、妥善安排案件开庭时间,实行线上审理。通过电话、互联网等“无接触”工作方式对在审家事案件进行梳理排查,如双方当事人均同意采取线上庭审并具备审理条件的,及时安排互联网或微信线上庭审,切实保障疫情期间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对于必须听取意见的当事人采取远程技术或提供书面意见等方式全面听取当事人本人意愿。对原告不能提供被告联系电话的案件,及时联络被告住所地辖区网格员,借用网格员深入“抗疫”一线时机,由网格员向下将庭审推迟信息通知到位,以免当事人空跑,减少人员流动。对于确实需要开庭审理的案件,采取网上开庭的方式,利用微信连线、腾讯会议等软件平台进行庭审活动,在开庭前,明确线上开庭的特殊规则和注意事项,确保留痕记录。

2、对涉及在“抗疫”一线工作的人员及因隔离、治疗等客观原因近期不能或不宜参加庭审的当事人,原则上应依法延期审理。向当事人做好法律释明工作,依法保障其时效利益和期间利益,民事诉讼期间确因疫情及疫情防控措施耽误的,依法适用期间顺延的规定,确保当事人在司法案件中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3、转变思维、有效开展“无接触”家事调解。家事纠纷的当事人本是家庭成员,有一定的感情基础,因居家隔离、社区管制等疫情防控措施,可能有较长的共处时间,借助有力时机积极通过电话、互联网、微信等媒介开展调解工作,促使双方缓和矛盾、化解纠纷,使当事人在司法案件中能感受到司法的温度。研习网上调解方式,如组建微信群让当事人倾诉,在倾诉中发泄,在倾诉中心理调整,在倾诉中冷却,在倾诉中平衡。在倾听的过程中,应该注意共情和换位思考,对于当事人的感受表示理解和认同,法官和调解员绝对不是一个沉默的倾听者,更加不能感情用事,应该始终保持一个清晰的思路,在理解中引导当事人解决问题。

4、在疫情防控下涉妇女儿童权益保护突发事件亦应当紧急处理。对当事人矛盾较激烈的案件或一方当事人曾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案件,通过电话进行逐案登记,对双方当事人的居住情况、是否有发生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等进行梳理、预判,存在风险的案件及时上报,并与公安机关、妇联、社区等部门进行信息互通,做好预案,对当事人进行法律释明,防止双方矛盾进一步激化造成严重后果,守住法律的底线。

5、案件处理思路应有利于恢复生产、生活,减少疫情导致的损失。对离婚、离婚后财产纠纷、继承等家事案件中涉及家庭财产保全、分割的,应考虑有利于生产、生活的客观因素,主动评估法律风险、审慎适用实物分割或变卖等措施,防止家庭资产不合理贬损,体现家事司法的人性化。

6、跟进案件回访关护,预防新生矛盾点。排查梳理已结的家事案件,涉及定期履行的探望权、赡养纠纷等重点案件进行主动回访,建议涉案双方充分理解,相互体谅,灵活变动履行方式,避免因疫情迅猛发展这一特殊情况导致有关义务人履行受阻而导致新纠纷出现,减少社会矛盾,确保案件持续性稳定性的社会效果。

7、做好心理疏导干预,传递乐观向上正能量,延伸家事司法服务触角。对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疑似、居家隔离人员的未成年子女、老年人的临时监护问题与社区、民政、公安机关及时对接,通过接受法律咨询、开展专项调研、提供线上心理疏导等一系列的措施,彰显法律的柔性和对现实的关照。目前民众负面情绪累积,新冠肺炎这一群体性创伤事件容易加重个体的心理困扰和危机。家事庭专职心理咨询师及时制定当事人新冠肺炎危机干预预案,为需要的当事人提供专业针对性的心理援助


*李冠颖,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少年及家事审判庭副庭长;高晶,该庭员额法官。


 

 
来源:《徐州审判》2020年第01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