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难忘的眼神
作者:泉山法院 王平  发布时间:2020-05-12 10:33:03 打印 字号: | |

    第一次看到周明(化名)的名字,是在一起排除妨害案件的民事判决书上。周明的父母离婚后,周明的母亲将离婚后分得的房产卖给了张某,并办理过户手续,但周明父子一直在屋内居住七年,不愿迁出。张某无奈将周明父子诉至法院,法院判决张某胜诉后,周明父子仍拒不迁出,张某只好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房屋迁让、腾房是执行中的“难上难”。为顺利执结案件,我首先对被执行人的家庭成员及居住情况进行调查了解,做到心中有数。周明的父亲周某无固定职业,婚姻存续期间曾多次殴打前妻,前妻要求离婚;周明的母亲离婚已搬离,不知所踪;有关周明的信息极少,19岁已成年,这个男孩仅比我的儿子大一岁。调查清楚后,下一步是做被执行人的思想工作,尽量动员主动履行。找到周某,我跟他说了法律义务和拒不执行的法律后果,可周某始终不配合,声称“对方给他买房款他才能搬走”。多次动员无效后,我们在房屋周围张贴了执行公告,公告期满,周某仍拒不搬出,法院决定强制搬迁,结束这长达七年的闹剧。  

    基于对周某拒不履行生效文书的惩罚,同时为强迁工作扫除障碍,法院在强迁的前一日对周某实施司法拘留。早晨七点,在人大代表、当地居委会的监督见证下,强迁工作按部就班的进行,执行人员敲门无人应答后强行开锁进入房间。进房间后,我看到了周明的双眼,眼神中充满惊慌和恐惧,原来他被吓住了,躲在房内不敢开门,地上堆满了垃圾,发出阵阵恶臭,床头还放着吃剩的馒头。‍

    “周明,你好,我是法院执行局的,你家的情况你父亲和你说了么?”“他就说法院要把我们撵出房子。”“这个房子被你母亲卖了并过户,现在房子属于别人了。你现在住的是别人的房子,你能理解么?”“不懂,我想等我爸回来。”“你父亲已经被司法拘留了,过阵子会回来。今天我们来,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工作。”谈话时,周明的眼睛始终不敢看着我,慌乱地望着周围。看到这些,我突然觉得心里有点心疼:从法律角度,执行行为完全符合法律规定和程序;可从情理角度,周明在经历父母离婚后,父亲一直是他的依靠,而此刻他独自面对这些难免恐惧害怕。为了安抚他,我把他带到车上单独聊聊。

    原来,周明刚从技校毕业,还没有正经工作,吃饭靠亲戚救济。父母离异后,母亲时常与他联系询问情况。谈到对未来生活的打算,周明苦笑一下,陷入了沉默。搬迁过程很顺利,申请执行人给周明父子付了一年房租,周明搬到了新的住处。‍

    案件虽然执结了,但周明的处境仍然牵挂我心。我拨通了周明母亲的电话,告诉她周明的新住址和状况,希望她能时常来关心照顾周明;我联系到当地的居委会,向他们反映周明一家的难处,居委会回复会定期对周明家访,给他力所能及的帮助。

    从事执行工作以来,我见过无数个抗拒执行、逃避执行的被执行人,采取强制措施会带来法律威慑力,让被执行人心生敬畏。但唯有那恐惧、无助的眼神,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在民事强制执行中,长期以来习惯于保护债权人的权益,以确保债权实现为主要目的,但在被执行人的基本人权保障方面存在诸多不足,随着我国法制进程的日益深入,如果能建立“缓执”、有限执行制度,完善司法救济制度和社会保障体系,帮助被执行人度过生活难关,我相信能够增进他们对法院执行工作理解和认同。‍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