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件精析
曾某萍与郑某芳撤销监护人资格纠纷案
作者:黄桂晗、王蓓蓓  发布时间:2019-12-23 10:01:31 打印 字号: | |

裁判摘要

从一般常理看,从亲疏程度角度出发,母亲与孩子更亲近、更紧密,但本案却非如此。被申请人在与丈夫离婚后,没有尽到抚养的义务。在前夫去世后,未尽到监护义务。母女长达十几年没有见面,如陌生人一般。被监护人常年跟随祖母和姑姑一起生活,祖母年逾七旬,没有经济收入,被监护人的学习、生活支出均是其姑姑负担。面临考试升学专业的选择,也是其姑姑起到了引导、教育的责任。在征询了被监护人的意见后,法院判决撤销了被申请人的监护人资格。

 

申请人:曾某萍,女,1978年3月1日生,居民身份证号码20311197******884,汉族,个体,住徐州云龙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晓敏,江苏清韵律师事务所律师。

支持起诉人: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检察院。

被申请人:郑某芳,女,1979年9月15日生,居民身份证号码32032319790******4,汉族,无业,住徐州经济开发区西贺花园。

申请人曾某萍与被申请人郑某芳撤销监护人资格纠纷一案,向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申请人曾某萍诉称,被申请人郑某芳与曾某亮于2002年8月14日结婚,2003年6月9日生一女曾艳。2007年9月,在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的调解下离婚,女儿曾艳由曾某亮抚养,郑某芳每月支付抚养费、教育费100元,直至其独立生活时止;郑某芳每周探视孩子一次。郑某芳在离婚后,却没有履行协议约定,既没有探望过孩子,也没有支付过一分钱的抚养费,没有履行一个做母亲的监护职责。2015年12月,曾某去世,郑某芳对曾艳不管不问,直至今天。在长达十一年半的时间里,郑某芳从未看望过曾艳,也未曾给过曾艳一分钱,特别是在曾某亮过世后,郑某芳作为曾艳唯一的法定监护人依然不履行监护职责,导致曾艳生活无着落。郑某芳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对曾艳事实上的遗弃,对曾艳的生活及成长极其不利。在这十一年半中,曾艳的外祖父母也从未与曾艳联系,也未曾给过一分钱,对曾艳置之不理。曾艳在其父亲过世后,只有跟随祖母张某芬生活,由于张某芬身体不好,缺乏监管能力,曾艳的日常生活均由其姑母曾某萍照料。曾某萍不但负担曾艳学业支出,还承担其对曾艳生活上的照料,学习上的辅导,与老师沟通,开家长会等。在曾某萍的悉心照料下,曾艳已经成长为一个成绩优异,热心,积极向上的阳光女孩。曾艳本人愿意继续与曾某萍一起生活,由曾某萍作为其监护人。为了保护曾艳的合法权益,保障曾艳的健康成长以及实现曾艳的愿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六条,《江苏省未成年人保护条例》第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十七条第一项、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五条第三项等规定,申请人曾某萍向人民法院提出,请求撤销郑某芳对曾艳的监护资格,指定曾某萍作为曾艳的监护人。

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检察院支持起诉称,根据“五级人大代表助推脱贫致富奔小康”主题实践活动安排,我院在帮助未成年人曾艳(2003年6月9日出生)家庭精准脱贫的过程中,发现曾艳父母离异,父亲去世后,曾艳处于无人监护状态,长期靠其姑姑曾某萍接济生活。为保障曾艳健康成长,曾某萍申请撤销曾艳母亲郑某芳监护权,向本院申请支持起诉,本院决定受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郑某芳与曾某亮于2002年8月14日结婚,2003年6月9日生一女曾艳。2007年9月,曾某亮起诉离婚,经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调解,双方达成离婚协议:曾艳由曾某亮抚养,郑某芳每月支付曾艳生活费、教育费100元,直至其独立生活,郑某芳每周前往探视孩子一次。郑某芳自与曾某亮离婚后,一直未按照协议支付曾艳任何生活费、教育费,也从未探视过曾艳,从未对曾艳履行监护职责。曾某亮2015年12月2日去世后,郑某芳依旧未履行监护职责,从未过问曾艳的生活和学习,甚至没有过任何联系和问候。郑某芳长达十余年对曾艳不闻不问,曾艳外祖父母亦从未过问曾艳生活,多年以来双方不曾有任何来往。曾某亮去世后,曾艳跟随其祖母张某芬(71岁)生活。张某芬无生活来源,靠低保维持生计,加之身患多种疾病,缺乏监护能力,曾艳日常生活均由姑姑曾某萍照料,其学业支出也由曾某萍负担,曾某萍在事实上承担了曾艳在人生成长道路上的抚养、教育、保护职责。本院认为,曾某亮去世后,郑某芳作为曾艳唯一监护人,长期不履行监护职责,导致曾艳生活无着。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十五条规定,可以判决撤销其监护人资格。曾艳目前尚未成年,处在重要的成长道路关口,今后教育、择业等诸多重要事宜需要成年亲友的用心引导和保护。曾艳现与姑姑曾某萍一同生活,联系密切,感情较好,其个人也有意愿由曾萍作为监护人。综合考虑曾某萍的意愿、品行、身体状况、经济条件等因素,由曾某萍作为曾艳的监护人更有利于帮助曾艳解决生活的困境,护佑曾艳健康成长。综上所述,为切实维护未成年合法权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规定,本院决定支持起诉。

被申请人郑某芳称,原告起诉的是事实。孩子现在提出来不同意由我监护的话,我尊重孩子的意见。这些年我确实没有见过孩子,也没给过抚养费,但我今年春节前在云龙区人民检察院见到孩子时想给孩子现金17000元,孩子没有接受。今天我把钱也带来,希望孩子能接受。

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曾艳,女,2003年6月9日生,目前系徐州市某职业培训学校学生。申请人曾某萍系曾艳的姑姑,被申请人郑某芳系曾艳的母亲。

2007年9月4日,曾艳的父亲曾某亮与郑某芳在本院的主持下达成离婚协议:一、曾某亮提出离婚,郑某芳同意。二、女儿曾艳由曾某亮抚养,郑某芳每月支付曾艳生活费、教育费100元,直至其独立生活时止。三、郑某芳每周前往探视孩子一次,曾某亮应予以协助。四、双方无共同财产及共同债务。

2015年12月2日,曾某去世。曾艳跟随其祖母张某芬、姑姑曾某萍共同生活。张某芬现已年逾七十,身患疾病,无经济来源。曾艳的生活、教育费用均由其姑姑曾某萍负担。郑某芳离婚后,未履行支付生活费、教育费的义务,亦从未探视过曾艳。

云龙区人民法院征求曾艳的意见,曾艳表示,同意姑姑曾某萍作为自己的监护人。云龙区人民法院征求曾某萍配偶裴某全的意见,裴某全表示,同意曾某萍作为曾艳的监护人,愿意与曾某萍一起承担责任。

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有保护被监护人的身体健康,照顾被监护人的生活、管理和保护被监护人的财产等义务。当父母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时,人民法院可以依据有关单位和人员的申请,撤销监护人的资格,另行指定监护人。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5条第(三)项的规定,拒不履行监护职责长达六个月以上,导致未成年流离失所或者生活无着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撤销其监护人资格。

本案中,郑某芳作为曾艳的母亲,在与曾艳的父亲离婚后,从未向曾艳支付过抚养费,也从未探视过曾艳。在曾某亮去世后,郑某芳亦未履行过监护人的应有之责。母女长达十一年多的时间里未曾见面,母女感情疏离,犹如陌生人一般。郑某芳未履行监护职责,其监护人资格应当予以撤销。曾某艳作为一名未成年人,没有经济来源,生活、学业上的费用均是由其姑姑曾某萍负担,生活上也是由曾某萍予以照顾。曾艳的祖母张某芬年事已高,且身患疾病无经济收入,曾艳的外祖父母与曾艳多年来亦无联系。在征求了曾艳的意见后,从有益于曾艳身心健康发展,最大限度保护未成年人利益的角度出发,本院指定曾某萍作为曾艳的监护人。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被申请人郑某芳为曾艳的监护人的资格。

二、指定申请人曾某萍为曾艳的监护人。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案例报送单位: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

独任审判员:黄桂晗

报送人:黄桂晗、王蓓蓓


 

 

 
来源:《徐州审判》2019年第05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