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件精析
郑某芳、赵某荣与杨某波、崔某文申请实现担保物权案
作者:段绪朝、王涵  发布时间:2019-12-23 09:50:29 打印 字号: | |

裁判摘要

同一笔债权不能有两个生效的执行依据,并不得由两个执行案件同时予以强制执行。我国《民事诉讼法》中设立实现担保物权的目的在于作出执行依据,以便进入执行程序对担保物权采取执行措施。申请人根据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后,又再次向人民法院申请实现担保物权的,有违实现担保物权程序的立法本意,应予以驳回。

 申请人(异议申请人):郑某芳,男,1954年7月生,住徐州市云龙区。

申请人(异议申请人):赵某荣,女,1980年12月生,住徐州市云龙区。

被申请人:杨某波,男,1973年2月2生,住徐州市泉山区。

被申请人:崔某文,女,1973年2月,住徐州市泉山区。

申请人郑某芳、赵某荣与被申请人杨某波、崔某文申请实现担保物权案,向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提起申请。

申请人郑某芳、赵某荣称:2013年11月22日,被申请人即抵押人杨某波、崔某文以登记在其名下的位于“徐州市淮海东路富景广场1#-1-1130号、1#-1-1150号”房产,共同与申请人即抵押权人郑某芳、赵某荣设立了借款300万元的抵押,并办理了抵押登记他项权证及公证执行证书。借款到期后,杨某波、崔某文没有依约归还借款。郑某芳、赵某荣依据双方签订的借款合同及抵押权证书,并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八条之规定提起申请执行杨某波、崔某文归还欠款一案,法院立案受理后,至今被执行人杨某波、崔某文没有履行还款义务,申请人的权益没有得到实现。目前,除抵押财产以外,没有发现被申请人有其他财产可供执行。因此,为维护申请人合法权益,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等规定,特申请裁定拍卖上述抵押物,以尽快实现申请人的权益。

被申请人杨某波、崔某文未陈述意见。

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

申请人郑某芳、赵某荣在本次申请之前已依据公证处的执行证书就涉案债权向徐州鼓楼法院申请执行,已经立案受理,并进入执行程序。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七条、二百三十八条之规定,对公证机关依法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债务人不履行的,债权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对申请实现担保物权案件,人民法院裁定拍卖、变卖担保财产的,当事人依据该裁定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同一笔债权不能有两个生效的执行依据,并不得由两个执行案件同时予以强制执行,基于此,申请人的申请不符合法律规定,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七条之规定,于2017年6月10日作出(2017)苏0302民特1号民事裁定:

驳回郑某芳、赵某荣的申请。

裁定作出后,申请人郑某芳、赵某荣不服,向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提出异议称:1.就一笔欠款债权而言,既可能有人的担保,也可能同时有物的担保。债权人可以一并起诉债务人、保证人及抵押人,也可以分别起诉债务人、保证人及申请实现担保物权,并随之行使执行申请权。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被申请人杨某波、崔某文未陈述意见。

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经审查查明:

2013年11月22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签订《借款合同》及《徐州市房地产抵押合同》各一份,约定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借款300万元,被申请人以位于淮海东路39号富景广场1#-1-1150号(原2-150)、淮海东路39号富景广场1#-1-1130号(原2-130)房产作为抵押物进行担保。双方还签订了《房地产抵押价格确认书》,被申请人签署了《具结书》,对以前述房屋作为借款抵押的担保进行具结。江苏省徐州市彭城公证处于当日出具(2013)徐彭证经内字第889号《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该公证书载明“……兹证明杨某波、崔某文、郑某芳、赵某荣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签订了前面的《借款合同》及《抵押合同》。当事人的签约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的规定。《房地产抵押合同》、《房地产抵押价格确认书》上双方当事人的签名、指纹均属实。《具结书》上杨某波崔某文的签名、指纹均属实。……本公证书具有强制执行效力。”

当日,房屋产权登记机关对于案涉的两处房产办理了房屋他项权证书,该证书载明房屋他项权利人为郑某芳、赵某荣,房屋所有权人为杨某波和崔某文,他项权利种类为抵押,他项权证书上还载明了担保的债权数额等。

2014年12月5日江苏省徐州市彭城公证处出具《执行证书》。该《执行证书》载明:“……本公证机关对本执行证书所涉及的债权债务进行了核查。该合同项下的抵押物已依法办理房产抵押登记。申请执行人已按约如数出借给借款人,现借款已到期,借款人违反该合同约定,未在规定的期限偿还借款……申请执行人郑某芳、赵某荣可持本执行证书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证书中还载明了执行标的等内容。 2014年12月15日,申请人郑某芳、赵某荣依据江苏省徐州市彭城公证处作出的(2014)徐彭证执字第90号执行证书,向徐州鼓楼法院就本案债权申请执行。徐州鼓楼法院予以立案受理后,于2015年1月19日对前述的两处房产采取了查封等执行措施

2017年2月3日申请人郑某芳、赵某荣就前述借款关系向徐州鼓楼法院申请实现担保物权。徐州鼓楼法院以“同一笔债权不能有两个生效的执行依据,并不得由两个执行案件同时予以强制执行”为由,2017年6月10日日作出2017)苏0302民特1号民事裁定:驳回申请人的申请。

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

我国《民事诉讼法》中设立实现担保物权程序的立法本意为:运用非讼程序,作出准许对担保物采取拍卖、变卖等措施的裁定,债权人依据该裁定申请执行,以便快速、高效地清偿该担保物担保的债权。因此,设立实现担保物权程序及债权人申请实现担保物权的目的和意义在于获取对担保物采取相应措施的执行依据。

一、申请人申请实现担保物权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关于从审查内容来看,相关法律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实现担保物权后应审查主合同的效力、期限、履行情况,担保物权是否有效设立、担保财产的范围、被担保的债权范围、被担保的债权是否已届清偿期等以确定实现担保物权条件是否成就。因此,作为一项非讼程序,其方式和途径在于审查主债权合同及担保物权的成立与否、效力有无等,其目的在于作出执行依据,以便进入执行程序对担保物采取执行措施。而本案中,江苏省徐州市彭城公证处出具的《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中载明:当事人的签约(《借款合同》及《抵押合同》)行为符合法律规定。《房地产抵押合同》、《房地产抵押价格确认书》上双方当事人的签名、指纹均属实。《具结书》上杨某波及崔某文的签名、指纹均属实。执行证书中已经载明了借款已到期、借款人未偿还借款、抵押物已办理抵押登记等内容。因此,从内容来看,实现担保物权程序中所应审查的主合同的效力、期限、履行情况,担保物权是否有效设立、担保财产的范围、被担保的债权范围、被担保的债权是否已届清偿期等内容,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及执行证书均已审查完毕并作出结论;从结果上来看,通过实现担保物权程序取得执行依据的目的,也已通过公证机关出具执行证书获得实现。申请人也已依据该公证文书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并获立案受理,人民法院已经采取了包括对抵押物进行查封等执行措施。在此情形下,申请人郑某芳赵某荣再次向人民法院申请实现担保物权,浪费司法资源,损害程序利益,有违实现担保物权程序的立法本意,也将带来实现担保物权制度与公证制度的冲突。因此,对其申请应予驳回。

二、关于法律适用问题。《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申请后,经审查,符合法律规定的,裁定拍卖、变卖担保财产,当事人依据该裁定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裁定驳回申请,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中,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依照公证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对其借款及抵押等民事法律行为申请了公证。公证机关出具公证文书对民事法律行为、文书的真实性、合法性进行确认后出具了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并在被申请人未履行约定义务后依照申请人申请出具了执行证书。据此,对于双方之间的债权债务争议,双方已经选择通过公证机关予以处理并在债权未获实现时申请人已向公证机关申请解决,在此情形下,申请人的申请不符合法律规定。《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在立案受理2017)苏0302民特1号案件后,经审查认为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受理条件,适用该条裁定驳回申请,并无不当。

三、关于申请人主张2017)苏0302民特1号民事裁定书剥夺其诉权的问题。申请人提出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2017)苏0302民特1号案件在未对该申请进行实质性审查时,并非依据该条款作出裁定,其在查明申请人已从公证机关获取执行依据后未再告知其提起诉讼,亦无不当。2017)苏0302民特1号民事裁定书未告知申请人可以提起诉讼,但亦未禁止申请人提起诉讼,申请人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主张该裁定书剥夺了其诉权,事实依据不足。

综上,申请人郑仁芳、赵玉荣提出的异议不能成立,应予驳回。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驳回郑某芳、赵某荣的申请

  

案例报送单位: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

一审合议庭成员:任正辉、王磊、张邈

异议程序合议庭成员:段绪朝、匡伟、蔡鸣春

报送人:段绪朝、王涵

 

 

 

 


 

 
来源:《徐州审判》2019年第05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