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何妨岁月留印痕 唯愿世间少纷争
作者:纵兆斌  发布时间:2019-07-02 14:35:32 打印 字号: | |

三十年,是漫长的历程,也是转眼一瞬;是艰辛操劳,也是春华秋实;是酸甜苦辣的工作,也是丰富多彩的人生!

三十年来,法院经历了巨大的历史变革!三十年前的今天,带着憧憬,我走入工作岗位,好像三十年前的景象就在今天,历历在目。三十年来,在不断的成熟,也在不断的苍老,有人说这是经验积累的印记;在平凡的工作中熬白了头,也在成功的喜悦和挫折的痛苦中前行!

 

1988年,全市公检法等部门招干。那时,我刚出校门没多久,经过招干考试、层层选拔后,考进鼓楼法院。当时法院的办公条件相当简陋,法庭少,除了刑事案件,基本上都在办公室开庭;一个法院只有几部电话,几个庭室共用一部电话;没有安检,当事人可以随意进出法院,甚至法官办公室;没有暖气,没有空调,没有电脑,也没有打印机;夏天靠电扇,冬天靠炉子,记录靠手写,外出靠脚蹬;法律文书印制依靠全院仅有的一台老式铅质字模打字机,字模敲到蜡纸上,再把蜡纸平铺在油墨箱里,类似刷墙用的滚筒蘸了油墨一页页印出文书。

走入工作岗位,当时我还不到19岁。在执行、商事部门工作没几年,就到老民庭从事书记员工作。工作十年后转助审员,二年后转审判员。二十余年来一直从事民事审判,从未间断。从民庭中岁数最小,一直干到岁数最大。期间曾调到“民庭中的民庭”暨原经济开发区法庭工作了五年,各项审判质效均排前列,在开发区法院遴选时,考试成绩也进入了名额范围,但最终在两级法院老领导等人苦口婆心的劝说下,我留在鼓楼法院,仍然从事民事审判工作直到现在。

应援疆工作需要,受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派,于20166月至20176月作为第五期援疆干部到新疆奎屯市人民法院挂职交流,任该院民二庭副庭长。在从事审判工作之余,面对新疆维稳反恐的严峻形势,作为援疆干部,我积极投身维稳反恐行动,无论严寒酷暑,认真参加各项维稳安保值班,坚守岗位。

在我的印象里,三十年来,似乎永远都是忙忙碌碌的,似乎永远都有处理不完的案件、解决不完的纠纷,案子来了一批又一批,当事人来了一茬又一茬,循环不休、往复不止……。繁忙的工作让我没休过一天公休假。据不完全统计,三十年来,已审结各类民事案件5000余件。已不可能记住所有案件,只记得对每个案件、每个当事人,都能尽心、尽力、尽职,努力使每个案件处理正确,力求公正、公平!

 

幼童坠楼案

2005年一个初夏的下午,5岁的戚某与师某、夏某三名孩童相约到小区内的徐州某集团有限公司宿舍楼顶层屋面玩耍,三人通过该楼五单元的顶层入口上到屋面。住在该楼五单元顶层的被告赵某听到屋面上有响声,上到屋面查看,发现自家的太阳能热水袋被踩坏,遂责问在屋面上玩耍的师某、夏某。师某、夏某先后从原路跑下楼。赵某在将楼梯门锁上后,到住在同一楼内其他单元的师某家中,责问其热水袋被踩坏一事时,才得知屋面还有一个小孩,遂下楼欲从五单元返回屋面寻找。赵某刚到楼下,发现戚某已从楼顶坠落在一楼地面。经抢救无效,戚某于当晚死亡。事件经媒体报道后,社会影响很大。当事人诉至法院后,社会舆论及新闻媒体高度关注。

我从公安机关、建设部门调取了第一手资料及事发楼房的建设图纸,对事发现场做了细致地勘察,走访了周围群众,查阅了涉及建筑工程的法律法规。查明事发楼房的所有权人为徐州某铝业公司,该公司将该楼以公房租赁形式出租给本公司职工居住使用。该楼建于1995年,层数为六层,通往顶层屋面的入口共有两处,分别在二单元和五单元的顶层。事发当时,二单元的入口门已被锁闭。该楼顶层屋面设有护栏板,护栏板高度距屋面为0.98米。在五单元入口东侧约3米处,有一段因变形缝而建造的凸起墙体,该墙体宽0.345米,距屋面高度为0.3米。从该凸起墙体与屋面栏板的结合处向下垂直对应处即为戚某的坠落落点。经公安机关勘查、人民法院勘验确认,戚某正是站在该凸出墙体上翻过护栏板而坠楼。该楼房顶层屋面护栏板及凸出墙体的设计存在严重安全隐患,高度低于安全标准。

由于双方当事人分歧较大,多次调解不成。依法对该案进行判决,划分各方当事人的责任。当事人上诉后,二审予以维持。

该案被中央电视台跟踪采访报道,多年后,作为经典案例又在央视重播。节目制作很感人,很多人看后感动流泪。

 

流弹伤人案

流弹,被流弹击中……也许只有与枪林弹雨的战争才能发生联系,但在我们身边却真真切切发生了。

20082月,某高校组织新生到驻徐某部队靶场进行实弹射击军训时,几颗射出的子弹偏离弹道,飞过靶场后面的山头,远远超出枪支正常射程,飞过数千米后,其中一颗恰巧击中了在工地工作的外地民工程某头部,致其当场昏迷倒地。当时程某正准备拉和电闸,又由于击中的部位过于奇巧,程某的头部竟没有出血,工友误认为发生触电事故。送到医院抢救时,医生才发现程某头部中的子弹。公安机关接警后,高度重视,最初作为重大刑事案件立案侦查。得知当天进行实弹射击训练后,公安机关调取当天实弹射击的所有枪支,逐一检验、逐一进行弹道检测……检测出射中程某的子弹与其中一枪支的弹道吻合,从而确定程某系被军训学生射出的流弹击伤。

该事故造成程某瘫痪、一级伤残,其家人一纸诉状将某高校告上法庭。该案开庭审理时,由于双方对赔偿数额、责任承担分歧较大,案件一度陷入僵局。案件涉及部队、高校、外地瘫痪民工,又由于时至来年春节,程某家人思乡心切,情绪日趋激动,程某家人几乎每天都来法院询问案件进展情况。时值春节、奥运会前夕,时间点敏感。该案如不能妥善解决,势必影响军地关系、军民关系及院地关系。处理不好带来的后果,我想也不敢想。那一段时间,我思想特别紧张,情绪特别消沉。可以说是食之无味,夜不能寐,鸭梨山大!顶着这些压力,经过耐心细致地多次调解,一点点缩小双方的差距,一点点突破……最终在临近春节的前几天,双方达成调解协议,案件得以解决。程某家人如愿拿到赔偿款后,于春节前踏上了回乡之路。

审理了这么多案件,也调解成了很多案件,这起案件,才让我真正感受到成功调解的欣悦,是那种所有压力瞬间全然释放的欣悦!

 

彩票乌龙案

事情发生在2010年的1220日晚6时许,被告曹某、王某等人来到张某经营的彩票销售点,购买连号的中国福利彩票二张。该类彩票奖金分为八级,中奖金额分别为1级:80000元,2级:30000元;3级:5000元;4级:1000元;5级:100元;6级:20元;7级:10元;8级:5元。其中一张由二被告在场同事刮开,中奖人民币5元,另一张由被告曹某刮开。被告曹某刮开后,喊“中了”,认为该张彩票中奖人民币“8000元”,并将该彩票交给原告张某之妻任某(张某未在现场),任某收回该张彩票,交给被告曹某现金人民币8000元。随后,被告曹某、王某等人到饭店喝酒庆祝。席间,被告曹某、王某得知该种类型中国福利彩票没有8000元的奖项,有80000元的奖项。被告曹某、王某遂于当晚返回至该彩票销售点,在与任某交涉过程中,双方均讲到“看错了”。任某交给二被告号码为“017-0047709-186”彩票一张,让二被告察看、核对无误后签名。被告曹某在该张彩票的背面“兑奖姓名”及“身份证号码”处分别签具了自己姓名、身份证号码,并由二被告共同向任某出具收条一张。接着,任某告知二被告该彩票并未中奖,二被告再次察看,确认未中奖后,被告曹某随即将该张彩票从对折处撕成四片扔在地上。张某索回8000元未果,于是将二被告诉至法院,要求二被告返还人民币8000元。

接手案件后,为了查明真相,我依职权对铜山县福利彩票管理中心负责人及当时在场人、二被告的同事进行调查,了解该类彩票出售和中奖情况、当时现场情况,为客观公正裁判案件奠定基础。查明被告曹某签具姓名的彩票上 “你的号码”数字为:“161000元)、045000元)、1580000元)、1710元)、0930000元)、1880000元)、051000元)、06100元)”;“中奖号码”数字为“1314”。二被告主张当时购买的彩票上“中奖号码”有数字“15”,任某欺骗其签名的彩票非其购买的彩票。原告张某主张由于被告曹某未将中奖号码数字“13”刮净,致使其妻误看为数字“15”,误认为该彩票中奖。其妻并未欺骗二被告签名,其妻称“看错了”,但未讲“你们中奖了,看错了”。

经过依法调查取证和审理,判决二被告返还人民币8000元。判决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

案件经中央电视台及省市电视台报道播出后,社会舆论反响较好,向全社会积极展示了法院的审判工作,案件的公正审理经受了新闻媒体及社会舆论的检验。

 

失踪老人案

对一个家庭来说,亲人失踪带来的是无尽的痛苦和折磨!因为亲人失踪,家庭成员都承受着巨大的心理负担。

家住徐州郊区的老人余某,每年农闲都会到城乡结合部的劳务市场打零工。201110月,余某又像往常一样,独自进城打工。几天后,小儿子去出租屋看望父亲,却没有见到他。家人找遍了劳务市场和周边的工地,也没有找到老人。家人报了警,又在报纸贴了悬赏寻人启事,但余某音信全无,这件事煎熬了全家整整四年。直到2015年,大儿子在派出所看到了DNA鉴定进行失踪人口比对的介绍,决定参加鉴定来寻找父亲。很快DNA鉴定比对出了结果,竟然找到了失踪四年的父亲,但余某已经在四年前的一场车祸中去世。余某当年骑自行车与摩托车发生碰撞时,因没有携带任何身份证件,公安机关在走访和报纸公示仍无人认领的情况下,老人遗体被火化,但公安机关保留了老人的一根肋骨。因为当时是无名尸,无证摩托车驾驶者孔某一直也没有进行民事赔偿。余某的家人诉至法院。
   
法庭上,孔某先说自己失忆了,对当年的事完全记不得,后来又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承担下来,当庭认可车主黄某以3000元将摩托车卖给自己,对于判决结果也显得毫不在意。车主黄某也声称将摩托车卖给孔某,而孔某无赔偿能力余某两个儿子压抑四年的情绪顿时失控,扬言以命抵命。我发现,孔某、黄某虽然陈述一致,但不合情理,且疑点重重。在环环追问下,揭穿了被告的谎言,黄某承认之前说谎,又当庭提供了一段与孔某姐姐的电话录音,电话中,孔某姐姐唆使黄某制造将摩托车以3000元卖给孔某的伪证。原来黄某与孔某姐姐原系夫妻关系,双方在协议离婚时,未对该二轮摩托予以分割,该车在孔某姐姐处。孔某姐姐明知被告孔某无驾驶资格,仍将未投保交强险的、存在安全隐患的该机动车交给被告孔某驾驶孔某姐姐为帮黄某摆脱责任,电话中唆使黄某制造伪证,没想到黄某将通话进行了录音。

查明案情后,依法认定肇事车辆系黄某与孔某姐姐的共同财产,对该机动车负有共同的管控义务。孔某系直接侵权人,判决三被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并追究了伪证责任人的法律责任。该案判决后,双方均未上诉,三被告在上诉期内,主动履行了全部赔偿义务,取得了余某家人的谅解。案件正确、公正地处理,有效化解了一起重大社会矛盾。

该案被央视一套《今日说法》等栏目采用,我也有幸第一次走进央视主播间,面对面接受主持人采访,现场讲述案情、剖析法理。

 

三十年,我的老师们,都已老去。又有许多朝气蓬勃的年青人充实到法院队伍,他们是法院的未来和希望,我愿把经验相传。一代更比一代强,这是人类发展的必然。

 

*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   

 

 

 

 

 

 

 

来源:《徐州审判》2019年第02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