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件精析
石荣全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邳州支公司
保险合同纠纷案
作者:邳州法院 房盈光  发布时间:2019-07-02 14:11:50 打印 字号: | |

 【裁判摘要】

被保险人擅自改装车辆并改变使用性质,未及时通知保险人,该行为违反法律规定,且致车辆危险程度显著增加,保险人将此情形列入免责事由,相关条款作了特别提示,该免责条款生效,因此造成的损失保险人主张对商业保险拒赔,应予支持。

将家庭自用汽车擅自改装成救护车,改变车辆内部构造和不遵守交通指示等情况均使危险程度显著增加,在未纳入相关监管体系和不具备特种车辆驾驶资质的情况下使用,扰乱了正常的医疗急救及交通管理秩序,该行为给不特定的大众造成人身、财产威胁,不应得到提倡和支持。

 

原告石荣全,男,19783月出生。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邳州支公司,住所地邳州市建设北路6号。

原告石荣全诉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邳州支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以下简称人财保险邳州支公司)一案,向江苏省邳州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石荣全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保险赔偿金103020元(车上人员损失40000元、车辆损失61020元、车损鉴定费1000元、交通费1000元);2、被告承担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2016313日,原告为其苏CE339M号客车在被告处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商业险中包含机动车损失险61020元,车上人员责任险60000元及不计免赔。保险期限自2016313日至2017312日。201610149时许,原告驾驶该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致使原告及乘坐该车的四人受伤。原告花费医疗费数千元,赔偿乘车人各项损失110000元,后原告向被告主张理赔,被告拒不赔付。

人财保险邳州支公司辩称:原告的车辆在被告处投保,承保的车辆写明是家庭自用型轿车,而原告将该车私自改装成救护车进行营运,改变了该车的使用性质,按照保险合同和法律的相关规定,被告依法拒赔于法有据。

邳州市人民法院一审审理查明:2016312日,原告为其苏CE339M号客车在被告处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险,商业险中包含机动车损失保险61020元,车上人员责任保险司机110000元、乘客5座每座10000元,并购买不计免赔,保险期限自2016313日至2017312日,车辆使用性质为家庭自用汽车。原告于投保单的投保人声明栏中签名,声明内容为:保险人已向本人详细介绍并提供了投保险种所使用的条款,并对其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包括但不限于责任免除、投保人被保险人义务、赔偿处理、附则等),以及本保险合同中付费约定和特别约定的内容向本人做了明确说明,本人已充分理解并接受上述内容,同意以此作为订立保险合同的依据。

机动车损失保险条款第九条约定:下列原因导致的被保险机动车的损失和费用,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五)被保险机动车被转让、改装、加装或改变使用性质等,被保险人、受让人未及时通知保险人,且因转让、改装、加装或改变使用性质等导致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显著增加。机动车车上人员责任保险第四十一条约定:下列原因导致的人身伤亡,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二)被保险机动车被转让、改装、加装或改变使用性质等,被保险人、受让人未及时通知保险人,且因转让、改装、加装或改变使用性质等导致被保险机动车危险程度显著增加。上述条款在文字上做了加黑加粗处理。

投保前,涉案车辆已由原告擅自改装成医用救护车样式,顶部安装了警笛,车身喷涂了救护车标志及“急救”字样,但并未依法纳入相关医疗急救的监督管理体系。投保时,涉案车辆行驶证上车辆照片仍为改装成救护车之前的常规外貌。

201610149时许,原告驾驶涉案车辆在运送病人(通过私人关系联系的病人)转院的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该车辆损坏,原告及乘坐该车的刘爱军、杜井吉、刘爱云、刘士侠受伤。该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原告负事故主要责任,事故中另一电动三轮车驾驶员(已逃逸)负事故次要责任。自现场照片可见,涉案车辆内部原后排座椅已被拆除,腾出较大空间,于一侧安装了简易长凳,中间放置着医用担架床。

事发后,原告与受伤的乘员刘士侠、杜井吉、刘爱云达成赔偿协议,赔偿上述乘员医疗费等各项费用共计110000元。

涉案车辆经邳州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推定为全损。原告支出价格鉴定费1000元。

邳州市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告是否擅自改装车辆并改变车辆的使用性质,被告是否因此依据相应的免责条款免除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五条规定: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工程救险车应当按照规定喷涂标志图案,安装警报器、标志灯具。其他机动车不得喷涂、安装、使用上述车辆专用的或者与其相类似的标志图案、警报器或者标志灯具。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工程救险车应当严格按照规定的用途和条件使用。第十六条规定: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有下列行为:(一)拼装机动车或者擅自改变机动车已登记的结构、构造或者特征。第五十三条规定: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工程救险车执行紧急任务时,可以使用警报器、标志灯具;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不受行驶路线、行驶方向、行驶速度和信号灯的限制,其他车辆和行人应当让行。

被告以原告擅自改装车辆、改变使用性质,车辆危险程度显著增加为由主张免除保险责任,相应的免责条款在文字上做了加黑加粗处理,原告于投保单中签字确认被告已就免责条款向其明确说明,且该擅自改装的免责事由系上述法律所明确禁止的行为,故上述免责条款合法有效。

原告擅自将家庭自用汽车改装成救护车,未告知被告,因车辆行驶证上车辆的照片仍是改装之前的常规外貌,故也无法推定被告对此情况明知。原告称改装成救护车系为了上下班方便,但自现场照片看,车辆内部已改装成便于运送病人的形态,结合事发时原告正驾驶该车运送病人转院的情节,可以确认原告已改变了该车的使用性质,作为救护车使用,这必然提高车辆的使用频率。且救护车在行驶中不受行驶路线、方向、速度和信号灯的限制,原告作为不具备救护车此类特种车辆驾驶资质的人员,驾驶该车辆必然造成危险程度显著增加。且涉案事故正是发生在运送病人的过程中。

综上,被告依据上述免责条款及免责事由主张免除保险责任,本院予以支持。原告擅自将家庭自用汽车改装成救护车,并在未纳入相关监管体系和不具备特种车辆驾驶资质的情况下使用,违反了法律规定,扰乱了正常的医疗急救及交通管理秩序,其行为给不特定的大众造成人身、财产威胁,不应得以提倡和支持。

据此,邳州市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五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石荣全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720元,由原告石荣全负担。

一审宣判后,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本案一审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案例报送单位:邳州市人民法院

一审合议庭成员:许晴、李年颖、黄继廷

报送人:房盈光

 

 

来源:《徐州审判》2019年第02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