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司法探讨
故意伤害案件证据“四步审查法”
作者:邱学锋  发布时间:2019-05-12 09:45:28 打印 字号: | |

   故意伤害案件是司法实践中最为多发、常见的类案之一,也是冤错时有发生、涉诉信访较多的一类案件。如何确保无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有罪的人受到公正惩罚,必须坚持证据裁判原则,建议运用证据审查四步法,以利于对这类案件的准确把握。

第一步审查伤情后果,判断鉴定意见是否可信 

审查故意伤害案件,首先要判断确定被害人的伤情是否客观真实存在以及形成原因,排除被害人有无自伤和陈旧伤等合理怀疑。审判实践中,有些故意伤害案件的被告人否认击打了被害人,或者是否认伤害被害人的某个部位,遇到类似情况,有的审判人员常常讯问被告人:“既然你没打他,你说说他身上的伤哪来的?”“对法医鉴定,你怎么解释?”“被害人会自己把自己打伤?”“你有没有证据证明你无罪?”等等,这些不当讯问,反映了有的审判人员偏重口供、先入为主、有罪推定、强调由被告人自证无罪等陈旧司法理念。

人体损伤程度的鉴定意见作为证据之一,是故意伤害案件中认定被告人有罪或无罪、罪轻还是罪重的重要依据。损伤部位往往有一、二处或者多处,损伤结果通常分为轻微伤、轻伤和重伤。认定被害人的损伤结果属于哪一种、轻伤等级属于哪一级、重伤是否构成伤残及其等级等等,主要依靠鉴定意见来确定。因此鉴定意见的正确与否,对能否查清案件事实,能否正确适用法律,往往起着重要作用。审判人员既要了解知悉法医学常知,又要熟练掌握证据审查规则,既要善于发现并提出问题,又要重视辩解辩护意见,不能盲目轻信鉴定意见,任何粗心大意都可能导致错案发生。对于确有必要通知鉴定人出庭作证的,或者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的,应当及时沟通、依法通知,积极推进庭审实质化。

现实中确有这样的案例,有的“被害人”为了制造正当防卫的假象,有的为了报复对方等原因,自己伤害自己。还有的“被害人”知道周围的某人胳膊或腿骨折了,或者到医院去专门找拍骨折片的患者协商,自己掏钱冒用自己的名字挂号、拍片,并保留底片。最终拿着别人的骨折片,声称自己被打成骨折,冒名顶替、报假案。还有的“被害人”把自己身上的陈旧性伤痕或病症,说成是被告人所为。还有的“被害人”在互殴中被同伙误伤,说成是被告人所为。

故意伤害案件纷繁复杂多变的现实状况,时时刻刻提醒审判人员,在认定被害人的伤情是否客观真实、是否系指控的被告人所为这一基本事实、关键事实上,要慎之又慎,绝对不能含糊,一定要严格审查全案证据,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对于起诉指控达不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不能排除合理怀疑的,应当依法作出无罪判决。

第二步审查案件性质,判断正当防卫是否成立

审查故意伤害案件,在判定被告人确有致被害人轻伤、重伤的事实、结果基础上,还应当严格审查是否存在意外事件、过失行为,特别是有无正当防卫等情形。审判实践中,有的被告人辩解自己的行为是正当防卫,不应负刑事责任;有的提出自己的行为是防卫过当,要求从轻或减轻处罚。对类似辩解,有的审判人员往往视为狡辩而不予理睬。关键是要审查该辩解能否与在案其他证据相印证,是否符合案件客观事实。如果主观上不重视、客观上不审查,只要被害人被被告人打伤,就支持起诉指控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很容易出现错案。

    认定是否是正当防卫或者防卫过当,既要避免不敢认定,又要防止草率认定,要严格按照构成条件把握,不能以点概面、以偏概全,应当从事前、事中、事后三个发生、发展阶段,全面审查证据,仔细分析判断双方的一系列、主客观言行表现。重点审查是被告人击打被害人的动机、手段、部位、力度、有无节制等;是被害人还是被告人先动手、先持械;案发场所是被告人到被害人家去行凶,还是被害人被打伤在被告人家里;被害人失去了击打能力后,被告人是否有继续加害行为等等,做到具体案件具体分析。

第三步审查案件起因,判断双方责任大小。

审查故意伤害案件,判明案发起因是不可或缺的一环。伤害案件一旦发生,在案件起因上总有一方应负主要责任或者全部责任。被害方在案发起因、矛盾激化、事态扩大上有明显过错的、或者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不仅仅影响对被告人的量刑,而且还会涉及到罪与非罪,不得不引起审判人员高度重视。相反情况下,则应该对被告人酌情从重处罚。忽视对案件起因的审查,往往会导致判决在法理情上的不统一、不协调,严重影响办案效果。审判实践中,有时双方会各说各的理,双方证人各自一边倒,给判断确定谁是谁非带来困难。对于案发原因这方面的证据,侦查、检察机关往往重视程度不够,取证不全面、不到位,审判人员应当及时建议补充、完善,认真调查核实,以利于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第四步审查实际损失,判断民事赔偿数额。

审查故意伤害案件,往往与附带民事诉讼并案审理。被告人给被害人造成经济损失的,被害人向法院提供各种医疗费、医药费、住宿费、车票等票据材料,要求判决被告人承担巨额赔偿。审判实践中,被告人如果不能如数、足额满足赔偿要求,有的被害人及其近亲属则要求法院不能判处轻缓刑、必须从重处罚,时常信访缠访,不能案结事了。查明被害人实际经济损失的相关证据,是判决附带民事赔偿数额的重要依据,应当严格审查判断。

对这部分证据,应当注意一是审查被害人就诊救治是否适当,是否存在应当就近诊治而故意去大城市、大医院,应及时出院而故意拖延不出院,应针对伤情检查而故意过度检查,以及有无购买与伤情无关的药物等等情形。二是审查赔偿范围是否合法,被害人提出的损失往往既有物质损失,又有精神损害;既有直接损失,又有间接损失;既有现实的医疗费、误工费等,又有长远的抚养费、赡养费等等,处理原则是在查明事实基础上,坚持调解优先,调判结合。

对于被告人自愿多赔偿,以减少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和精神疾苦,同时也借机表示认罪悔罪、减轻罪责的,一般情况下应当允许。值得注意的是,要防止发生被告人“花钱买刑,对于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伤害后果严重的被告人,不能一味调解,该重判的要坚决重判。对调解达不成协议的,如果是因为被害人的要求不合法理情、漫天要价,则不能一味迁就、纵容,则应依照法定的赔偿标准和赔偿范围作出判决。

上述“四步审查法”在具体案件的适用时,要坚持原则性与灵活性结合、分步适用与综合运用结合,通过公正高效的审判,实现定纷止争、案结事了的办案效果。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专职委员。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