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件精析
张建云与徐州百事通国际旅游有限公司旅游合同纠纷案
作者:云龙法院 刘宇 魏萌  发布时间:2019-05-12 09:27:01 打印 字号: | |

裁判摘要

法律具有指引、评价、预测和教育作用,法院裁判应承担社会价值的导向责任,从而实现对民事权利的有效保护。代理制度是服务于市场经济的,囿于时间、精力等因素的限制,当事人行使民事权利不可能事必躬亲,故相关法律规定了代理制度,扩大了民事主体意思自治的范围,便捷了民商事活动。但在经济便捷与当事人意思自治、权利保护之间,应当作出一定的平衡,不能以牺牲当事人民事权利为代价片面追求经济活动的高效便捷,这违背了代理制度设置的初衷。 

涉及代理权授予行为中意思表示不明的解释问题,应当以当事人所欲达之目的、习惯、任意性法律规范以及诚信原则为标准,合理地予以解释。

 

原告:张建云,女,19569月生。

被告:徐州百事通国际旅游有限公司,住所地徐州市中山南路山水豪庭商住楼1-601室。

法定代表人:潘琪,该公司总经理。

原告张建云与被告徐州百事通国际旅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事通公司)旅游合同纠纷一案,向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张建云诉称,2016312日,原告经被告工作人员付翠花介绍参加被告组织的云台山两日游活动,约定旅游费每人210元,原告依约参加了该旅行行程。2016312日下午18时左右,导游安排并带领游客到一店内购物,原告在购物店摔伤,导游未及时对原告进行救助也未妥善安排,第二天仍继续旅游行程,耽误了原告的治疗。2016313日晚上回徐州后,原告立即到徐州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花费医疗费等共计59056.81元。请求依法判决:1、被告赔偿原告各种损失共计81206.81元:包括医疗费59056.81元、误工费8400元(2800元每个月计算三个月,住院29天、出院后计算两个月)、住院伙食补助费1450元(按50元每天计算住院天数29天)、营养费3700元(按50元每天计算住院天数29天加出院后45天)、护理费8100元(3600+4500元)、交通费500元。2、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百事通公司辩称:应适用旅游法关于旅游合同的有关规定确定双方之间的权利义务,本案中被告作为组团社,与原告之间订立了旅游合同,这一点我们没有异议,但是本次旅游活动是我们在委托并接受焦作市乐游旅行社有限公司作为地接社并由该地接社履行旅游活动中发生的事故,同时本次事故还涉及到购物的商店,该商店名称是修武县台竹阳光生活馆,本案中按照旅游法71条规定,如果原告能够证明地接社或者旅行辅助人对原告没有起到安全保障义务而承担责任,该责任性质为代偿责任,被告承担责任后可以依法向其追偿。原告作为成年人对自己身体负有更重的保障义务,自身的摔倒以及只有她自己能够了解身体状况而自由的放弃及时治疗,我们认为原告的过失非常之大,应占事故主要责任。

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6312日,原告参加被告组织的云台山两日游。案涉旅游合同第七章[协议条款]第二十二条[人身意外伤害保险]载明:“1、旅行社提示旅游者购买人身意外伤害保险;2、旅游者可以做如下选择:委托旅行社购买、自行购买、放弃购买。”合同载明勾选放弃购买一栏。庭审中,关于被告是否审查付翠花身份,是否有资格代表其他客人签订旅游合同问题,被告陈述:“审查了。付翠花跟公司订立合同时带了他们的旅游费、身份证复印件,我们相信她是代表游客签字的。”原告称:“合同内容被告公司及付翠花没有向原告告知,也从未告知过原告购买人身意外险,因此合同约定的旅游者放弃购买人身意外险,本条约定对原告不具有约束力。”

2016312上午原告随旅行团爬山,当天下午在竹炭购物店购物过程中摔伤。在被告工作人员询问其是否去当地医院治疗时,原告要求回徐州医院治疗。2016313日回到徐州后,原告在徐州市中心医院检查,门(急)诊诊断为膝关节疼(左、前交叉韧带损伤),于同年317日行关节镜下膝关节交叉韧带损伤修复重建术。同年411日,好转出院。出院医嘱为:1、休息,加强营养,留一人陪护;2、继续佩戴支具,术后一个半月内避免患肢负重,之后开始逐渐负重;3、术后第二周开始每周增加支具屈曲度数15°,直至活动度达0°-120°;4、踝泵练习,股四头肌肌力练习,建议到康复科继续康复治疗;5、术后1个月、3个月、半年、一年来院门诊复查,指导康复;6、如有不适,随诊。原告住院29天,花销医疗费59056.81元(含膳食费472元)。原告住院期间和住院后,请护工护理,共支付服务费8100元。

被告称原告存在之前伤情花销医疗费的情况,但被告未举证证明,亦未在法庭规定的时间内申请鉴定。

庭审中,被告申请付翠花到庭作证,付翠花陈述: 我是社康老年服务中心的员工,我给被告介绍客人,被告给我们返点,一个客户返5块钱,合作两年了。我经常介绍原告出去旅游。(原告受伤时所在的旅行团)有36人是我介绍的。年龄在65岁以下,超过70岁不带,有年轻的,老年人四十多、五十多的居多。我把旅游行程发给原告所在社区秦主任,原告把身份证给秦主任了,秦主任把身份证在纸上写好给我…没有把合同原件交给原告,行程单交给他们了,但是(合同)内容没有(向原告)转达。

庭审中原告陈述:我摔倒时大部分人都在里面听介绍产品,我也听了,中间我想去厕所,在介绍产品那个屋门口摔倒的,那里有两个台阶,屋里光线亮,外面黑。在房间外面摔倒的。在本次受伤前经付翠花介绍多次外出旅游,付翠花和这次旅游一样,给我们说旅游多少钱……也不需要我们签字。

原告受伤前在泉山区安魁茗茶私房菜馆工作,每月工资2800元。

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第一,关于被告旅游公司的责任。

首先,旅游公司作为专业的旅游经营者在组织旅游过程中,应对旅游者的人身、财产安全应尽到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尤其在涉案旅游团成员年龄较长且在上午行程为爬山体力消耗较大的情况下,被告对于后续行程更应尽到安全提醒和安全保障义务。当然,被告公司的安全保障义务应当限于其能预见的合理范围。被告公司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其在下午安排购物过程中对原告尽到安全提醒和安全保障义务,对于原告的受伤应承担一定责任。

其次,案涉旅游合同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条款被放弃,被告认为付某携带原告旅游费、身份证复印件,从而相信有权代原告签订合同。法律具有指引、评价、预测和教育作用,法律应承担社会价值的导向责任,从而实现对民事权利的有效保护。囿于时间、精力等因素的限制,当事人行使民事权利不可能事必躬亲,故相关法律规定了代理制度,扩大了民事主体意思自治的范围,便捷了民商事活动。但在经济便捷与当事人权利保护之间,应当作出一定的平衡,不能以牺牲当事人民事权利为代价片面追求经济活动的高效便捷,这违背了代理制度设置的初衷。对涉及人身权益等重要条款,被告应采取更加慎重的审查核实义务,不能片面追求收益而忽视对旅游者权益的保护。

再次,从意思表示的角度分析来看,虽然代原告签订旅游合同的付翠花出具了身份证等证明文件,事后原告亦参加了合同所涉的旅游活动。但是,被告徐州百事通国际旅游有限公司并不能当然得出原告授权付翠花对涉及自身重要权益条款的放弃。意思表示应当以当事人所欲达之目的、习惯、任意性法律规范以及诚信原则为标准,合理地予以解释。旅游者参加旅游活动的目的是为了能够安全、轻松的进行娱乐活动,不可能将其人身安全置于不受保护的境地。在仅有旅游者身份证复印件、旅游费的情况下,不能当然得出旅游者对涉及自身重要权益条款的放弃。此时的授权行为仅能从一般角度理解,且涉案旅游活动旅游者平均年龄较大,旅游活动中人身意外伤害发生的几率相对较高,旅游公司不能片面追求收益忽视了对旅游者权益的保护。

第二,关于原告自身责任问题。

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参加旅游后,应当对自身身体状况是否适合参加此次旅游具有合理判断,对自身安全有更高的注意义务,对自身损失应承担一定责任。

综上,被告对原告损失承担60%赔偿责任为宜。

第三,关于原告主张损失的认定问题。

()医疗费,原告主张59056.81元。医疗费应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原告对该项损失提供了门诊病历、诊断证明书、医疗费发票等证据证实。被告抗辩称原告存在之前伤情花销医疗费的情况,其应当对原告就与本次受伤没有关联的医疗费花销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但被告未举证证明,亦未在法庭规定的时间内申请鉴定,被告该项抗辩,法院不予支持。扣除膳食费472元,本院确认医疗费数额为58584.81元。

(二)误工费,原告主张8400元,2800元每个月计算三个月(住院29天、出院计算两个月)。误工费应当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情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结合出院医嘱及原告伤情及工作证明,其主张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

(三)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主张1450元(50/天×29天)。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原告因伤住院治疗29天,有住院病案予以证实,本院予以支持,该费用已包括住院期间支出的膳食费472元。

(四)营养费,原告主张3700元,按50元每天计算住院天数29天加出院后45天。营养费应当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结合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原告出院医嘱等,本院支持营养费2516元。

(五)护理费,原告主张8100元。护理费应当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原告提供了护理费发票予以证实,本院对其该项损失予以支持。

(六)交通费,原告主张500元。交通费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有关凭据应当与就医地点、时间、人数、次数相符合。原告虽然提供了交通费发票31张,但是其中多达25张发票为同一车辆,且运营时间多为连续时间,故本院对交通费酌定为300元。

故原告因该次受伤损失为医疗费58584.81元、误工费84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450元、营养费2516元、护理费8100元、交通费300元。结合本院对原被告双方责任认定,被告应当赔偿原告上述损失47610.49元(79350.81元×60%)。

综上,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之规定,于20161230日作出2016)苏0303民初2648号民事判决:一、被告徐州百事通国际旅游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张建云医疗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交通费等共计47610.49;二、驳回原告张建云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在法定期限内提出上诉,一审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案例报送单位: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

一审合议庭组成人员:刘宇、董莉、曹磊

报送人:刘宇、魏萌

 

 

来源:《徐州审判》2019年第01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