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韩振 | 瘦西湖不瘦
作者:睢宁法院 韩振  发布时间:2019-06-20 10:08:07 打印 字号: | |
  不是贵族,一身优雅的行头,颇有姿态的悠闲,这是我在扬州七日的印象。

       运河是扬州的灵魂,也是这座城市的底蕴,古渡口的铜雕气势恢宏,演绎着隋炀帝巡游的壮观,高大威武的帝王在美女当中如鹤傲然,侍卫和大臣随后,这似乎是个误读,隋炀帝是有作为的皇帝,大运河的开凿,注定了他的名字要与不朽同在。王朝存年十四,他离京奔波十三年,疆域和稳定是他心头之重,三次征罚高丽的野心,更多的是对江山社稷的担当,王朝的覆亡也许与美人有关,他专断的性格才是其中的关键,个人能力的强大,独裁是必然的,秦皇、汉武这样,凯撒、彼得亦如此。

扬州是隋炀帝事业的发端,他对这里情有独钟是情理之中。穿过高大的城门,宽阔的东关大街,如今还按古制延续,盐商富贾的明园豪宅依然在大街两旁低调招摇,吸引游客的好奇,走在青石板上看两边低矮的灰墙,青衣布鞋的王朝子民,似乎一转脸就能碰到,店铺的吆喝不再,耳朵里总有悠远的声音传播当年的嘈杂,同伴撑伞走进深巷的背影,恍若与我相隔千年。

      宽阔是当年的规制,如今要是栽上绿树,拥挤了街道,破坏了和谐,但这里生机依然,只要你在意点缀墙壁的红花绿草,以及偶尔盘踞门前的古藤。

       东关街是运河在扬州登陆的入口,繁华是无法避免的,不说皇帝巡游的浩荡,单是趋之若鹜的围观,南来北往的驻足,就足以让不大的扬州热闹非凡。富足的盐商发达的同时,显摆和享乐的背后,更多的还是讨好利己的皇恩,他们深知带来巨大利益的食盐,古来都是专营,没有皇权的青睐,无论晋商徽商谁能来此爆发。

巨资打造的何园、个园,门脸平淡如平民百姓,庭院进深的房舍错落有致,又各各有别,假山池沼,亭台楼阁,精巧玲珑,室内的摆设可以想见,你家中式,我家西洋,不大出国的帝王美滋滋的逍遥,就是盐商财富堆积的继续。

       既然皇帝喜欢,富庶的扬州人何不乐其所乐,千家养女让教曲,十里栽花算种田,运河弯曲,园林弯曲,运河伸展,园林伸展,杂然赋形,浑然天成。一段有一段的特点,一段有一段的丰润,连瘦西湖也是其中的章节。

      风帆点点的大运河,不仅带来了金黄银白,也繁衍丰富多彩的文化,失意的杜牧,从遥远的长安漂来,春风十里的扬州,青楼薄幸洗却了他的烦恼,豆蔻梢头的清新诗作,顺着运河流淌至今,那个何处教吹箫的玉人,已然牵挂多愁善感的灵魂。

其实,附庸风雅,风雅已经开始了,物质富有的盐商知道珠玉买歌只是短暂的欢娱,糠糟养贤更是混蛋的逻辑,高价字画招来了杭州的金农,安徽的汪士慎,山东的高凤翔,通化的郑燮,各路大神各显神通,形成影响后世的八怪艺术,从此出门有鸿儒谈笑,在家有名画养眼,商人的品味骤然升级,招摇过市的不再是长袍马褂和纳凉的团扇,内心更多了一分文化的自信。

       八怪纪念馆不大,就在东关街西边不远,展厅里十五位大师的雕像各具形态,儒雅的风姿难掩内心的张狂与恣肆,这里所能看到的是他们大作的石刻和复制品,深厚的功力升腾丝丝天才的灵光,让观者流连,识者忘返。说来也怪,都说艺术百无一用,悠闲自得的文人却能轻而易举让发达的盐商挥金如土,繁华之后你缺少就是安静的能力。

       流淌的运河也在滋养扬州的百姓,小商小贩不论,名扬天下的淮扬菜系和手工漆器精致了生活,也让他们盆满钵满。聪明的扬州人懂得带不走的金银,只有流通才能实现自身的价值,清早起来去茶馆洗漱,聊天品茗开启一天的美好,早点得送来,包子是蟹黄的,烧麦是五香的,要的就是王爷的作派。日落之后泡脚开始了,捶背按摩必不可少,传统的消磨练成了独门绝技,如今的商业模式遍及全国,各地离形得似的传来手艺,不知是否还能品出扬州的味道?

       扬州的安闲并没有持续,战争也曾带来无法愈合的隔断,宋淳熙年间废池乔木,犹厌言兵,那是金兵入侵的创伤。最惨的要算清军败明了,尽管守城的史可法忠勇有余,依然没有摆脱屠城十日的命运,功业的血腥,历史无法回避,帝王的宽阔容不下冤魂的悲鸣!康熙第一次下扬州时,没敢登城入驻。做了帝王还有敬畏,实属难得,这是帝业支撑的基石。

想说的还有瘦西湖,瘦西湖不是湖,是运河在城区的肠胃,弯曲盘旋,重重叠叠。

      每天早上去瘦西湖锻炼,是便利也有好奇。绕湖一周约莫一个钟头,遇见的人数不是很多,行走其中,直路时时沿河,曲径处处通幽,景致不在规模,而在小巧,植被多样而错落,远观有态,近视多姿,小桥玲珑,假山剔透,框景讲究角度,透视重在含蓄,见琼花不见玉树,目知止而神欲行。盆景扭曲而自然,岛屿变态而合理,小中见大,别有趣味。

       瘦西湖的美见精巧而和谐,大明寺本是独立的佛教圣地,站在二十四桥的对面,楼阁的飞檐,卧波的桥拱与远处的栖灵塔遥相呼应,自然天成,入诗的景观也需要衬托和搭配,一枝独秀固然美,百花齐放满园春。

五亭桥独步天下,算是瘦西湖的标志,倘若透过钓鱼台的圆形框景孔,你会惊诧造物者的匠心。清晨的天空蔚蓝,一个皮肤娇嫩,素手芊芊的女人,被一只黑色藏獒牵扯着在对岸行走,她身体后仰,姿势像湖上划水,也像农田犁地,风摆的红裙,与远处碧绿衬托的白塔一起在水中荡漾,这是我看到瘦西湖最好的留影。

       有趣的要算湖里的黑天鹅,高傲的颈项带着雄性的张扬,喉咙里发出战斗的嘶鸣,他在追逐心仪的伴侣,一个风驰,一个电掣,在拱桥和垂柳之间尤显唯美。

        一路想来,扬州丰腴,瘦西湖瘦么!
责任编辑:睢宁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