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以案释法
寒假返徐借宿同学家的宾馆
大学生再也没有醒来
经鉴定,为一氧化碳成分气体中毒,家长获赔80万余元
作者:记者 李梦琪 通讯员 周东海 林博  发布时间:2019-02-18 11:02:21 打印 字号: | |

  去年1月22日,在外地上大学的王天宇放寒假回徐,并与高中同学赵小东相约一起玩几天。两人一起住在赵小东父亲经营的宾馆里。1月23日上午8点多,宾馆保洁员发现,睡在同一间屋子里的王天宇没了呼吸,赵小东则意识不清。经徐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王天宇符合生前吸入含一氧化碳成分气体中毒死亡。中年丧子,让王天宇父母悲痛欲绝,后将涉事方告上法庭。经过一年的调查审理,近日案件审结,三被告共计赔偿80万余元。

  男生入住朋友家蹊跷死亡

  王天宇和赵小东是高中同学,两人考上的大学又在同一个城市,关系非常要好。去年1月放寒假,两人结伴坐车回徐州。途中两人商量,一起锻炼身体玩乐几天。赵小东的父亲赵大强在泉山区经营一家休闲商务宾馆。平时,赵大强一家就住在宾馆里。

  去年1月22日晚,王天宇和赵小东一起睡在宾馆储藏室。23日上午8点多,宾馆保洁员去储物间拿工具,发现地铺上两人有异样,附近还有呕吐物。保洁员慌忙去找老板赵大强。赵大强发现,儿子赵小东还有微弱的呼吸,而王天宇已经浑身冰凉,他随即拨打110、120。

  120救护人员到场后确认王天宇已死亡,并立刻将赵小东送至徐矿总医院进行救治。而赶到现场的派出所人员则联系了刑警大队勘验现场,初步排除他杀。赵小东被送往医院抢救后生还。

  尸检:一氧化碳成分气体中毒死亡

  王天宇的父母王大道、张敏从警方处得知王天宇与赵小东在居住的房间内发生中毒事件后,立刻赶到现场。“儿子,等你回家过年呢,你怎么了啊……”王天宇的猝然离世,让王父、王母悲痛欲绝。

  公安机关为查明王天宇死亡原因,先后采集了王天宇的心血、尿液、呕吐物进行检验,在检验物中均未发现毒鼠强、常见有机磷类农药、常见安眠镇静类药物及常见毒品成分。

  无奈,王大道和张敏只能同意对儿子尸体进行解剖。

  3月底,徐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王天宇符合生前吸入含一氧化碳成分气体中毒死亡。

  警方查明:储藏室下为锅炉

  王天宇为何会一氧化碳中毒呢?警方根据现场勘验得知,王天宇与赵小东所居住的房间不是宾馆的标准间,属储藏室。储藏室是休闲大酒店搭建,搭建在楼道上方,地面由木板搭成,木板之间有缝隙。

  储藏室木板的下面为楼道,楼道底端旁边为钱兴文所经营浴池的锅炉。锅炉立于地面,西接燃烧器、燃气管道,锅炉烟道向上方至一楼半经注水器、消音器继续向上,至储藏室2/3位置转弯平行至室外。锅炉和储藏室之间可以通过楼道和储藏室木板缝隙进行气体流通。锅炉烟道与储藏室侧壁之间大概有30-40厘米的距离。

  休闲大酒店的经营范围为餐饮服务、住宿、洗浴服务。2015年3月,休闲大酒店将其中的宾馆部分租赁给赵大强经营。

  而钱兴文经营的张庄大众浴池是休闲大酒店从2011年起租赁给其经营。浴池平时用的热水由热水厂供应,但2018年1月22日晚7点多,洗浴中心因热水供应不及时导致澡堂温度较低,就自己烧锅炉向澡堂供应热水,但锅炉长时间未使用无法启动,维修人员更换程序控制器后才恢复正常。1月23日凌晨2点左右,洗浴中心的锅炉工人因试燃锅炉而打开燃气,烧锅炉大约20分钟左右。

  死者父母将涉事方告上法庭 索赔85万余元

  王大道、张敏认为,休闲大酒店、休闲商务宾馆以及张庄大众浴池对于儿子的死都负有责任,遂将三方告上法庭。

  王大道、张敏的代理律师认为,事发房间楼下即为张庄大众浴池锅炉房。钱兴文明知二楼经营宾馆业务,仍启动燃烧锅炉,在没有合理合法渠道的情况下排放一氧化碳,与二楼形成天井效应,造成一死一伤的严重后果。死者王天宇借宿朋友家中,赵大强作为宾馆经营者应当尽到提醒义务,而休闲大酒店非法分包浴池宾馆同样负赔偿责任。王大道、张敏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85万余元。

  休闲大酒店辩称,徐州市休闲大酒店的宾馆已租赁给赵大强经营,该宾馆房间及储藏间的管理者为赵大强。徐州市休闲大酒店对王天宇的死亡没有侵权、违约、过错、故意、过失、预见不到也不可能预见到储藏室里住人以及王天宇中毒。故徐州市休闲大酒店对王天宇的中毒死亡不应承担责任。

  浴池负责人钱兴文认为,他也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受害人王天宇自身存在过错。”钱兴文说,王天宇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能够辨别出储藏室是不能够居住的。他认为,宾馆经营者存在重大过错。宾馆经营者应当对居住其宾馆的受害人王天宇的人身安全承担安全保障义务,其让王天宇居住在储藏室并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而事件发生,浴池管理方主观上没有过错,也已尽到各种注意义务。钱兴文说,浴池燃气用量少,仅燃烧20分钟不可能产生大量一氧化碳,且通风良好,也已进行过安全检查。因此,王天宇的死亡与被告钱兴文无因果关系。

  赵大强也称,他不应对王天宇的死亡承担责任。他称,事发房间不是他建造、改造、装修,宾馆承租时的房间就是事发时的原貌。而他也不知事发房间下面有锅炉。“那个房间是我们全家的生活区,我儿子事发时和王天宇一同睡在房间里,我和妻子睡在隔壁的房间里。”赵大强说,由于一氧化碳中毒,母子二人也都住院治疗,充分说明他对房间下面是锅炉的事实根本不知情。所以他不应对王天宇的死亡承担责任。

  法院审理:三被告共计赔偿80万余元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休闲大酒店虽然已将其经营范围内的宾馆和洗浴中心租赁出去,但仍要尽到相应的提醒义务和管理义务。在本案中,该储藏室系休闲大酒店在楼道上方搭建,该楼道本身属于消防通道,储藏室的搭建阻碍了安全通道的通行,本身其对储藏室的搭建就负有一定的过错责任,客观上留下了安全隐患,其将宾馆租赁给被告赵大强经营时,并未对楼下锅炉房使用存在的危险做出尽责的说明,在储藏室的使用上存在明显的管理疏忽,与王天宇死亡之间有因果关系,因而,酌定被告休闲大酒店对王天宇的死亡承担20%的责任。

  王天宇的死因经鉴定为一氧化碳中毒,王天宇所居住的储藏室内并无产生一氧化碳的物体。第一,从死者王天宇所居住的储藏室和浴室锅炉的环境来看,储藏室与锅炉房之间能够进行气体流通;另外,死者死亡的时间为严冬季节,储藏室的门窗都会紧闭,这些情况均为一氧化碳的产生聚集提供了条件,锅炉燃烧使用的天然气,在不完全燃烧的情况下会产生一氧化碳,燃烧锅炉产生的一氧化碳成为导致王天宇中毒死亡的唯一合理来源。第二,死者王天宇与被告赵大强之子赵小东在1月22日晚9时左右感到头晕、发热的不适状况与钱兴文浴池维修锅炉、点燃锅炉的时间相吻合,亦可佐证两人因锅炉燃烧产生的一氧化碳而中毒。第三,被告钱兴文经营的浴池锅炉在1月23日凌晨2时左右再一次燃烧,此次燃烧系凌晨,在普通人群的深度睡眠中更容易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一氧化碳中毒(一氧化碳系无色无味气体)。因此,对被告钱兴文所辩称的王天宇死亡与其燃烧锅炉无关的主张,不予采纳;燃烧锅炉产生一氧化碳是王天宇死亡的最直接原因,酌定被告钱兴文对王天宇的死亡承担42.5%的责任。

  另外,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宾馆、商场、银行、车站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之规定,被告赵大强作为宾馆的经营者应当对居住在其宾馆的王天宇的安全负责。被告赵大强让王天宇居住在不具备居住条件的储藏室之中,对于可能发生的危险未尽谨慎、安全、注意义务,因而,被告赵大强应当对王天宇的死亡承担责任,酌定其承担32.5%的责任。

  王天宇作为一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应当对储藏室是否适合居住做出最基本的判断,储藏室并非合理的居住场所,地面木板之间缝隙较大,房间内亦无床铺,但王天宇却疏于安全注意,导致中毒死亡,其自身亦有一定的过错,鉴于其系借住,并非自己主动选择,酌定其应当承担5%的责任。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徐州市休闲大酒店赔偿17万余元;被告钱兴文赔偿36万余元;被告赵大强赔偿27万余元。

  法官说法:从事经营者对相邻方的安全有注意义务

  法官表示,近年来,我国的锅炉安全事故率保持在约万分之零点七左右的水平,超过欧美发达国家四到六倍,尤其是燃油燃气锅炉,若运行管理工作不当,发生安全事故,甚至爆炸事故的几率远高于燃煤锅炉。特别是在冬季,门窗紧闭,锅炉内若燃烧不充分,燃烧器空燃比调控不佳,导致天然气燃烧不充分产生一氧化碳气体,容易导致屋内人员发生一氧化碳中毒。锅炉房内燃气管路漏气或烟道漏烟,有可能引发中毒或爆炸事故。为解决上述安全隐患,除需要增强安全意识,严格按流程操作锅炉外,还需要加强锅炉房通风、按规定定期进行安全检查,配置和升级必要的安全硬件,从根本上消除安全隐患。

  法官提醒,从事经营或其他公共活动者,尤其是内设有特种设备的场所,不仅对于其场所内的消费者或其他相对人的人身和财产负有保障义务,而且应对相邻方的安全具有注意义务。如果该特种设备具有损害他人的危险,那么行为人就负有防止他人遭受损害的义务。活动经营者、组织者及责任人应采取各种风险控制设施及流程设计,履行合理的谨慎注意义务。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记者 李梦琪 通讯员 周东海 林博

    http://epaper.cnxz.com.cn/dscb/html/2019-02/13/content_519323.htm

来源:《都市晨报》2月13日
责任编辑:唐新利